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随笔】灯塔

其实是很久之前的一篇楼诚改的,上次为了交稿改动了一下。

考前攒人品。

————————————

 

他难得地做梦了,一个好梦。局势动荡,就算做梦,梦里也总是红白一片。红的是血,白的是光。

鲜血淋漓的血,刀光剑影的光。

而最需要的希望,却飘飘忽忽,不知在哪里。

他梦见入党那天,有人抽着纸卷的烟跟他说——

“我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家,国,大义,紧随我们其后。”

“我们是星星之火,虽不足以燎原,却能燃起阵阵烟火。”

他醒过来,眼神清明几乎让人误会他根本没睡,指尖仿佛还残留着梦中的余温。

外头的座钟敲了四下,他看着漆黑的窗外,意识到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他埋进被子里,想起他那时问,“我能做什么?”

抽烟的男人把手里刚卷好的烟递过去, “在敌后,套上重重伪装的壳子,在最阴暗的角落里发光。”

“共赴凶途。”

  

他是留过洋的人。讲究些浪漫。

他喜欢普希金的诗,他站在图书馆的桌子上,高声诵读《自由颂》。

——“无论是刑罚,或者是奖赏,

囚牢中的血,或祭坛上的神,

都不是你们坚实的屏障。

……

那护佑宝座永恒的卫士,

将是人民的安宁和自由。”

来往的人以为这个有些瘦弱的亚洲人疯了,他站在阳光下,心里坦然无比。他想,这样的诗,是光啊。

是照亮这混沌岁月的光。

  

 “这不是工作,是信仰。”

他敏感地看去,一个轮廓分明,眼睛极为漂亮的男人坐在书店一隅,拿着一张纸在和人聊天。身边有人经过带起一阵风,他微微侧转,看见一个男人走了过去,对坐在那边的两个人说,走了。眼睛漂亮的那个男人把书放下,他身边那个摇头,说我还要陪人呢。

又是一阵低语。

三个一米八的男人站在那里实在太突兀,店主用温柔的法语问:“怎么了?”

他低着头,听见三个人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转过,其中一个在经过他时脚步一滞。他放下手里的书,过去看那个男人留下的那张纸。

熟悉的方块字在异国他乡拉长缩短扭曲伸直,一个一个烙进他脑子里。

《苏武牧羊》。

 

想当年在朝中官居为宰,

朝朝待漏五更来。

到如今被困在沙漠苦海,

腹内儿又无食饥饿难挨。

苏子卿持节旄把忠心不改,

望苍天保佑我再等时来。

 

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和那个给自己烟的那个男人在一起。一次他们吵了起来,他依稀记得是因为男人让他始终隐藏而吵起来的。最后男人坐在桌边,始终专注于卷烟。

他憋了一会儿,斟酌着开口,“……我只是希望我以一个战士的姿态,重新站在中国。不为别的,只为信仰。”

男人嗤笑:“你当你这个位置是吃白饭的?”

他摇头。他知道的,敌后战场也是极其重要的地方。

男人之后说的一段话,像是个诗人。

他说:“我们就像飞蛾,在冲天火光旁盘旋。我们知道冲进去会死,可在某一刻冲入其中的时候,我们知道这是在以自己的微薄能力,尽力消耗。我们只能在黑暗里繁衍须根,于错综复杂中寻得机会,很多时候必须比敌人更黑,比敌人更深沉。我们是背着光的人,但我们无所畏惧,保家护国。”

 

他在留学时期,有个学天文女孩子跟他走得极近。

他是第一次听到“现在在天上发光的星星早在数千万年前就死了”这种话,以前听的全是“人死后会变成星星”“天火坠地必为不祥”这些。

他笑,说这样可是打破幻想了,压根没有什么浪漫的。

“怎么会呢。”女孩枕着手臂——她自己的,眨了眨祖母绿的眼睛,“你今天看见的星星,或许数千万年前看着另一个你。”

他知道她在讲什么,他摩挲着下巴,“那你说,此刻会不会有一颗星星正看着我。”

女孩只是笑。

他想起这段往事的时候,正在洗手。脸盆里的水已经红透了,他还是来回正反地搓,感觉指甲缝里总有血漫出来。男人丢给他一块毛巾,他带着点哭腔问,能不能不用白的。

男人只是看着他,他转回头去,看着也染上红了的白毛巾。后头男人开口。

“自己再不用干净些的东西,就真脏了。”

他看着毛巾晃神,还是想回去对那个女孩说一句,真的,一点都不浪漫。

那是他第一次开枪杀人。

  

男人其实也是过来带他的,两人一个比一个傲,男人总说等把手头这些烟卷完就走。

却是卷了许久都未卷完,他倒是被磨砺出了几分硝烟气息。

男人在某个雨夜把火柴擦着,拢着点烟,笑。这笑是极为突兀的、没来由的——况且男人实际上是个极少笑的人。

他一悚,问男人出什么事了。

男人问他,喝酒吗。

他拿着男人递给他的酒杯,听见男人字正腔圆。

“抗战必胜。”

  

他笑起来。

“抗战必胜。”


评论
热度 ( 9 )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