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一八】第三年

赠 @暗暗 。

有点跳脱....因为有群人在报菜名我快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01

齐垣莫名其妙被张启山拖去餐厅,相亲。

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他以为他聋了。

他扔下手里的土豆,“那个...佛爷啊,主语是谁?”

张启山冷着脸。

“我。”

   

   

02

齐垣昨天睡得晚,不长的车程居然也睡了过去。按他自己的说法是,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一。不。小。心。

四个字还加了重音。

说这话的时候他头上翘起一撮毛,左脚绊右脚,啪叽一下按住车才稳住自己。

......按的是别人的车,警报一响齐垣整个人都傻了。

他转头看张启山,“佛爷,怎么办?”

张启山抬手把这个二愣子拖走了。

  

  

03

“先生,有预约吗。”

“3号桌。”

齐垣踢踢踏踏跟着服务员走了,张启山不紧不慢跟着。前头齐垣爆发出一声惊喜的欢呼,“三娘!”

张启山黑着脸走过去,一看。

3号桌,坐着霍锦惜。

齐垣还乐呵呵地问,“三娘你来干嘛呀。”

张启山趁着服务员走开的空挡,一踢齐垣的膝盖弯。齐垣歪倒在里头的位置。

霍锦惜咬着唇笑,勺子在白瓷碗上抖抖索索磕个不停。

  

  

04

这是家中餐馆,主打小龙虾。

齐垣抱着菜单,看向张启山,“佛爷,咱能来份小龙虾不。”

一挥手,上来一大————盆。

齐垣戴上手套,“你俩聊,聊。”

张启山也戴上手套,看着霍锦惜,“你说。”

霍锦惜从桌下的抽屉里翻出手套,“都那么熟了,有什么好说的。”

齐垣想到什么,扑哧一下笑出来,靠到张启山肩上,声音发颤,“My name is……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启山把剥好的虾肉丢进碗里,“吃你的去。”

“最近在忙什么?”

“老样子。最近霍家有点乱,下头人瞧见我上台就都开始窜。”

“新官上任三把火,你也该烧烧了。”

“哪那么容易,不然我也不会出来和你吃这餐饭了。霍家几位长辈的意思是两家联姻,就算霍家成了张家的附属品,那至少也有了军方背景。”

齐垣在剥虾,安安静静的。他趁着两人谈话的空档,往张启山那儿凑了凑,指着他面前一碗虾肉,压低声音,“给三娘的吧?佛爷你倒是用情至…深……”

张启山哐一下把那个碗砸到齐垣面前。

  

  

05

第二天大清早的有人来砸齐垣的卧室门。

蜷在被子里睡得天昏地暗的齐垣被这声响吓清醒了,摸到床头的眼镜赤着脚哒哒哒就去开门了。

开门见山。不开玩笑的哦。

张启山把刘海往上一拨,“十分钟?”

“???”

“今天要去见一个人。”

“又相亲?”

“……嗯。”张启山捂住了脸。

  

  

06

齐垣刷牙的时候,顶着满嘴白沫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房子。

他跟张启山也算发小,大学在一个班一个寝室。三年前,还是大三的时候齐垣准备出去租个房子,手机上的租赁平台没退出,被张启山看见了。男人托着腮,“要租房子啊。”

“啊?”

当天下午张启山就带着齐垣去了一套房子,窗明几净。

“毕业之后我打算住这儿,你不介意的话,”张启山双手叉进兜里,“我当你的房东。”

这一当就是三年,开始的时候都是点外卖,过了段时间齐垣痛斥这种铺张浪费的行为。他叉着腰问张启山,“佛爷,您会做菜吗?”

张启山用身体力行证明了自己并不会。

他抬手一磕,蛋液全流外面去了。

齐垣惊为天人。

从此之后齐垣承包了厨房,蛋承包了半个冰箱。

有什么事不能靠蛋炒一切解决的话,那就用一切炒蛋。

  

  

07

一顿饭吃下来,齐垣觉得尹新月可能姓牛,牛皮糖那个牛。

下车的时候,齐垣隔着玻璃对尹新月笑了笑。尹新月撑着下巴,也回了他一笑。

齐垣转头跟张启山说,“我瞧这尹小姐也挺好的啊。”

张启山关车门的动作一卡,“.…..这句话你等会儿在说。”

趁着尹新月去厕所的时候,齐垣劫后余生般,冲着张启山喃喃,“此女只应天上有。”

张启山把盘里的番茄捅进齐垣嘴里,说出了一句至理名言。

“少说话,多吃饭。言多必失。”

紧接着,齐垣被尹新月用实力噎话。他掏出手机给张启山打字看。

——“我不用吃饭。我快被自己噎饱了。”

  

  

08

晚上齐垣跟张启山吃饭,摊了个蛋饼,半糊的那种。

张启山尝试着把蛋饼横切切开。

齐垣把周一要交的工作收了个尾,抱着笔电问张启山,“你那儿有没有备用电源。”

张启山孜孜不倦处理蛋饼,“自己去我房间找。”

齐垣放下笔电跑张启山房间去了。张启山的房间很齐整,一个系列的东西在一个地方摆好,找起来很容易。他从张启山床头柜里翻出个移动电源,没留意带出张照片。

他翻过来一看,把它递给走到门口来看他的张启山。

齐垣眯着眼笑,“看不出呐,佛爷您对尹小姐还真是一往情深。”

张启山把门一甩,差点砸到齐垣脸上。

  

  

09

齐垣好几天没看见张启山了。

周一下班的时候,出公司大门瞧见霍锦惜。

霍锦惜靠在车上,一眼望去全是腿。她摘下墨镜,冲齐垣招招手,“走。我带你去见张启山。”

“对了。”上车之前霍锦惜隔着车看向齐垣,“后备箱里面有一摞本子,你自己拿了去后坐看。”

她摇了摇头,“我看错张启山了,他一定是吃酸梅长大的。”

  

  

10

车开到了齐垣的大学后门。

齐垣:“带我去追忆青春???”

霍锦惜从包里翻出个车钥匙,“去,那边那辆车。张启山说你学过车。”

齐垣抖着手像接圣旨一样,“你们就不怕我出事故。我都三年多没开过车了。”

霍锦惜白了他一眼,“跟着导航走。”

导航把齐垣领到了和霍锦惜吃饭那次的那个中餐馆,他停了车进去,店员一见他就把一张纸给他。

他一愣。是张启山的那套房子的地址。

路上恍惚得差点连闯三个红灯。到了楼下他停了车就往楼上跑,跑到一半又卡住,倒着跑回来。

信箱换了个锁,粉色的。

他想到车钥匙上吊了个小钥匙,试着插进去一转。

锁开了。

信箱里头又是一把钥匙。齐垣撇嘴,霍锦惜说得倒真说得好。

张启山一定是吃酸梅长大的。

跑上楼,先用旧钥匙,果然没开。又用了新钥匙。

门开了。

张启山靠在玄关口看什么东西,看见齐垣就把本子递过来。

“你看看,想把我们家装潢成什么样。”

  

  

*09里张启山的东西你们可以理解为这个.......

想看走这儿【逸真】不要不爱我




评论 ( 8 )
热度 ( 47 )
  1. 我是你的夕啊南景三 转载了此文字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