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副四/一八】It's just another fairy tale.

勇士和恶龙的故事,烂俗的一见钟情,不要嫌弃我打一八tag。
依旧OOC瞩目。
七夕快乐。

——————————————
  

01
老国王有一个女儿,叫尹新月。
新月公主什么都好,就是脑子里好像缺根弦——她最大的愿望是有恶龙来抓走她。
“这样我就能遇到我的白马王子了。”新月公主捧着脸如是说。
老国王胆战心惊,于是召来众大臣,商量对策,除了外出求药的二·天大地大丫头最大·月红全到了。
“不如特派一武力高强的人保护公主。”有大臣说。
“那么该派谁呢。”
鸦雀无声。
老国王怒,重重一拍桌,“今天不交个人出来谁也别想走。”
张启山皱眉,回头打算问问自家副官的意见。才转到一半就听得“扑通”一声,张副官表情诚恳地跪在那里,字正腔圆,“我去。”
同时Get到笑点的霍锦惜和齐垣在后排笑得像风中的筛糠,抖个不停。
副官沐浴在老国王慈爱的目光下,听着老国王慢悠悠地开口。
“你……的梦想是什么?”
“???”
“哦不是,你为什么主动出列。”
“您要听真话吗。”副官表情愈加诚恳。
“当然。”
“佛爷不给我报销墨镜钱。”
“.…..”
  

  

02
张副官就这样过上了白天看公主,晚上逛厨房的日子。
还和后厨总管结成了良好友谊,已经可以端着盘子站在人家旁边等虾饼吃了。
有时还抢人家的锅碗瓢盆自己动手。
煎烤蒸炸饼面汤羹样样都会。
会做饭的男人好酷好苏哦。吃着副官做的蛋羹的新月公主又捧起了迷妹脸。
副官抹了抹眼泪,“公主您吃就吃,别乱动。”
“为什么啊。”新月公主说这话的时候又晃了晃头。
她头上是一顶帽子,镶满了水钻的那种。
丫头一进花园就闭上了眼,副官把丫头搀过去,“夫人您小心。”
新月公主捏着个兰花指剥葡萄,“丫头,你说我配这顶帽子好看吗。”
丫头闭着眼,胡乱一指指着副官,“光彩照人。”
新月公主又转头问副官,“你说呢?”
副官泪眼汪汪,“天仙下凡。”
  

  

03
下午老国王在与其他大臣议事时,副官突然撞开门。
老国王心里“咯噔”一下,套路来了。在副官开口之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过了会儿他憋着一口气,“公主被抓...也不是你的错。”
齐垣戳了戳张启山,小小声说,“我瞧着国王陛下也没多着急啊。”
张启山斜了齐垣一眼。
副官也憋着一口气,“那啥...不是公主。”
“???”
“是....夫人.....”
“哦...!!!”老国王着急忙慌地让下头人把盔甲宝剑以及一匹绝世好马牵来,火烧屁股一般把副官赶上去,“快快快去把夫人接回来否则等二月红回来非得炸了我!”
副官。迟疑了一会儿,在老国王忍不住踹他屁股之前说,“您最好先去看看公主。”

“新月伤着了?严不严重??现在怎么样???”

“公主的原话是,她居然比不过她的帽子。”

老国王急急忙忙地跑了,还不忘踢一脚副官的马。

  

  

04

新月公主的头发乱蓬蓬的,随行而来的齐垣递过去一张纸巾。

“谢谢。”公主声音瓮声瓮气的。

齐垣小声问张启山,“国王陛下刚到底为什么不急啊。”

其实也不太明白老国王脑回路的张启山八风不动,“大概都是套路。”

“哦——”齐垣福至心灵,“佛爷您瞧,这故事里头公主都是能平安回来的,可这夫人……”

张启山捏了捏他的手。

新月公主抽噎着,“我带了个帽子,有点亮。”

老国王哽了一下,“哦那个帽子……是有点亮。”

“我就,嘤以为恶龙会来抓我的。”新月公主无视老国王的懵逼脸,“结果他只拿了我一个帽子!!!”

“他只拿我一个帽子!!!”

“我一大活人!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比不上我一个帽子!!!”

齐垣拉着张启山退出来,摇摇头,喟叹,“女人啊。”

  

  

05

副官跨过山川,越过江河,日升月落 ,斗转星移,终于到了恶龙的大本营。

副官在暮色中把马绑在旁边的树干上,半晌感叹,“好寒酸啊。”

是真寒酸,周围没有一个人,墙皮零零落落掉了一大堆,墙头横逸出一枝不知道什么花。

他还注意到后院角开了个洞。

不是很喜欢大张旗鼓的张副官,决定从那个地方钻进去。他扒拉开砖头,卷起袖子,猫腰蹭了进去。

说钻狗洞那个,出去。

他刚把头钻过去就和一个人对上了眼。

丫头:“怎么来那么早。”

副官:“夫人您是不是改词忘跟导演说了???”

  

  

06

副官使劲掸掉一身的墙灰,丫头跟在自己家一样递过去一块毛巾,“我在那边厨房,你等会儿过来。”

副官:“夫人您怎么就没有被掳的意识呢……”

“她是我师娘。”头顶上忽然冒出个声音,张副官抬头看去望见了一张惨白的脸。

房顶开了个洞,那人又白,黑咕隆咚里更加白,饶是张副官这样身经百战都被吓了一跳。

不过这人还挺好看。张副官摸了摸帽檐,摸完他忽然反应过来,这儿的主人不就是那恶龙吗。

他当机立断地拔枪,“放了夫人。”

“陈皮,来。”旁边响起一个温柔的女声,“副官,你也把枪放下,陈皮是个好孩子,没事的。”

陈皮轻轻巧巧地跳下来,落在张副官的面前,明明他还稍微矮上几分,气势却是咄咄逼人,凌厉的五官在一瞬间逼近。

丫头笑得温婉,“好了,去吃面吧。这儿我解决。”她转过来对着副官,“陈皮刚化为人形的时候是流落在外的,是我和二爷把他带回家,他还跟着二爷学了一段时间,也是喊过师父的。他的品性我最知道,你别担心。去吧,外头我也给你做了碗面。”

一听到有东西吃副官笑弯了眼,“哎。”

  

  

07

副官在军营里待惯了,吃东西说难听点就是风卷残云。

抹了抹嘴他就死盯着陈皮。

陈皮完全没被他干扰,挑起一根面条往嘴里塞,吃完后看了看坐在首位的丫头,笑弯了眼,“师娘做的面还是这个味道,好吃。”

副官清清嗓,“夫人,您还是得跟我回去。”

啪。那头陈皮就摔了筷子。

丫头一看情势不对就站起来,收了碗筷,“我去洗。”

“夫人,我来吧。”

“师娘,我来吧。”

“你们俩倒是有意见一致的时候,两个大男人还是先把正经事儿解决了。陈皮,不许胡来。”

看着丫头消失在厨房门口,张副官卷起袖子打算大干一场,有什么事不能打一架解决,那就再打一架。

结果他只听见陈皮声音小得要命,“我就是想再吃一碗她做的面。”

“吃完,等我吃完……我保证把她送回去。”

副官沉吟半晌,回身进了厨房。

  

  

08
张副官觉得自己还是得找个地方睡的。

他拉下脸问陈皮,这儿哪能睡。

陈皮板着脸替他拉开一扇门。

全是灰。

副官:“我再怎么皮糙肉厚我也不想被灰尘闷死。”

陈皮:“爱睡不睡,要不是看在师娘的面子上谁管你。”

最后陈·天大地大师娘最大·皮还是乖乖听他师娘话,给张副官找了个干净屋子。

他自己那间。

张副官和衣躺在地上,余光瞥见陈皮赤着脚,劈头盖脸砸下来一床被子。

他把闷在头上的被子拉开,看向窗外,突兀地想起一句话。

——今夜的月色真美。

  

  

09

第二天陈皮吃完面就如约把丫头送了回去。

副官不知道去了哪里,陈皮看了眼外头——马没了。

他撇撇嘴,也太放心了吧,张启山就是这么教自己手下的兵的。

他给丫头身上压了条毯子,穿越云层,直直落在了皇宫后花园。

远远在张启山府上瞧见龙翼翻腾的齐垣:“好酷哦。”

张启山:“.…..”

他用行动证明了谁比较酷。

陈皮也不多留恋,俯下身让丫头摸了摸自己的犄角。

“下次可以送信,不要再那么冒失了。”

“嗯。”

“快回去吧。”丫头笑了起来,“有人等你呢。”

  

  

10
陈皮回去的时候看见桌子上摆了一列面。

真的,一列,面碗从桌子这头排到那头。

张副官从楼上下来,边放袖子边说,“昨天跟你师娘现学的,也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陈皮很认真地看了张副官一眼。

“能不能先打一架?”

  

  

11

某张姓高级军官曾对他的副官说过。

有什么事,不能打一架解决,那就再打一架。

后来一个小占星师冒冒失失闯进该张姓高级军官的生活后,他的副官又学到了一句话。

有什么事,不能打一炮解决,那就再打一炮。

  

  

-Fin.-


评论 ( 3 )
热度 ( 83 )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