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楼诚】在人间

应该有姑娘看过的吧,这个是两篇旧文合在一起的,今天打印稿子的时候翻出来的,所以也不算更新...吧。
当初大概觉得我女儿怎么丑得跟被硫酸泼了一样就删掉了。
有改动,有新的内容。
——————————————
  
01
明诚高考那个上半年,是在明楼的自行车上晃过去的,从冰雪初融的三月开春,到蝉噪阵阵的六月盛夏。
还在明诚那个高中实习的明楼,下班之后带着自家二弟从树荫底下穿过去。后座的明诚一直在背书——毕竟他选了文科。
明楼有时觉得后座上放了个人形复读机。
明诚往往开始坐得端正,越往后头就越低,最后额头就抵在了明楼的背上。明楼就会微微侧脸,让明诚坐好,背光看书对眼睛不好。
明诚赶紧坐直,不一会儿又靠回来,明楼也不再多说什么,在火烧般的天光中加速。
半道上忽然冲出来一辆车,明楼长腿一伸及时刹住,明诚吓了一跳也把腿放下来,却不偏不倚踩着了明楼脚后跟。那时的明诚啊,到底还是个小孩子,扑哧一下笑出来,笑得是见牙不见眼。
明楼也笑,说你坐好。
明诚就乖乖坐好,给明楼留下个发旋。
明楼很突然地想起,还是开春的时候,明诚也是这样,在他后座上背书。而一直分心听明诚背书的明楼,猝不及防被垂下来的柳枝拂过脸。
新叶娇嫩,软得像他此刻的心。
  
  
  
02
明诚在考试。
高三的生活闹哄哄的,却也空空荡荡,有时候从卷子堆里抬起头来会对前途产生一点迷茫。
但也就一点。
迷茫完了,接着应付老师的题海战术。
这场数学二模题目出乎意料的简单,他就把草稿纸翻过来涂涂抹抹,讲台上的老师眼神锐利,扫过明诚,皱了皱眉。
但他到底没说什么。
中午的时候明诚去和明楼一起吃饭。
托明楼在实习的福,明诚也是在老师堆里混了个脸熟,有好处也有坏处,比如这个时候,就是坏处了。
明楼吃完之后放下筷子,看着对面那个人吃得鼓鼓囊囊的,笑着问他,“考试怎么不专心。”
明诚一听这话赶紧咽下一嘴的吃食,“大哥不是我不认真,那卷子简单,好多题目你都拿来给我做过,虽然不是一模一样,但一通百通,我就做得快。”想到这里又瘪了瘪嘴,“周老师给我监考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看,我就知道他要来给你告状。”
明楼听了这些只是拍拍明诚的手让他继续吃。

  
   
03
午休结束,那头明诚睡了个天昏地暗,旁边的姑娘纠结了半天没忍心叫醒他。
下午考试前半小时总算有人戳了戳明诚叫醒他,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看见外头有个人奔奔跳跳地朝他挥手。
班长看起来对外面那个小崽子和明诚关注很久了,一见明诚醒了就皱着眉让他出去解决外头那崽子。
于是明诚撸起袖子去解决外头那小祖宗了。关上后门阻挡班里人好奇的视线,微微弯下身,看看明台皱成一团的脸,“闯祸了?”
“考砸了…...”明台一副正经的样子,“阿诚哥我们家就你好说话…...”
明台话还没说完,明诚就直起身子僵着脸,“这忙我可帮不了你,上次花了一整个午休听你们老师数落你,还带着嘲讽了我,你还是回去找大姐吧。”
明台一听这话脸就彻底垮了,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
明诚无力地捂住脸,认命地点了点头。
  
  

下午考历史,明楼在自己实习的高一班里又画了一遍时间轴,几个学生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了但还是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他清了清嗓子,说了句“好好复习”,还想叮嘱几句就看见汪曼春踮着脚尖在后门喊“明老师该走了”。
汪曼春今天穿得明丽,大红的外套衬得她娇艳无比,走在明楼旁边脚步轻快,衣摆蹁跹。
明楼忽然发现汪曼春这块围巾有些眼熟,放柔了声音问,这块围巾是不是见她戴过,眼熟得很。
汪曼春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揪着围巾一角,冲明楼眨了眨眼,“难为师哥还能有点印象,这围巾就是师哥陪我一道香港买的呀。”
明楼记起来了。
那个时候他刚毕业,汪曼春就缠着他去了香港。
同行的不少人都起哄他俩,他只是笑着摆了摆手,态度暧昧不清。
汪曼春本就喜欢他,见他这个态度难免心中欢喜,也就有些忘了自己的身份,占了他一整个假期。
实际上明诚那个时候刚向他表白,他的心乱得要命,汪曼春穿着碎花裙子来约他去香港的时候,他简直是慌不择路地答应了。
同行人起哄的时候,他看着汪曼春害羞地低下头就想起了家里那个人。
他终于看懂了自己的心。
   
  
   
04
明诚趴在桌子上,看着明楼和汪曼春走过来。
明楼向汪曼春那里偏头,有些碎头发掉下来,遮住了他锋利的眉眼。
汪曼春简直一步一跳,也不知道在和明楼聊什么,神采飞扬的,眼角眉梢都写满了愉悦。
明诚忽然就心情有些不好,他坐直身子,一边看着自己的名贴发呆一边手无意识地转着笔。
最后还是没憋住朝门口看了一眼。
却看见明楼刚好停下脚步,往他这里看了一眼。
他悚得手一抖,笔“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明楼看着他这样就笑了,像破开南方清晨浓雾的熹光。
也破开了明诚内心的郁结。
于是他很慢的,朝明楼弯了弯嘴角。
   
  
“师哥?”汪曼春看见明楼站住了不免疑惑,“怎么了?”
“没什么,”他的声音还染着愉悦,“叫自家孩子仔细些而已。”
   
   
  
05
今天明诚他们班的英语老师可算没拖堂。
明楼手上拿着围巾,看着飞奔下来的明诚想。
他向明诚摆摆手,示意他等会儿。
旁边站了周巡跟他聊这次数学二模,一见明诚来了苦了个脸跟明楼说:“你这弟弟像你,聪明得很。我看他考试时候随意的样子,本来想去提醒他,哪想到这小子居然还能考个满分。要不是这卷子是我出的我真以为谁给你透了题目。”
明楼忽然一笑:“跟谁学谁嘛。”
周巡也笑了,把他往明诚那个方向轻轻推了一把:“行了行了去接你的好弟弟吧。”
  
  
明诚看着和周巡相谈甚欢的明楼,有些无聊地兜起了圈子。
楼上陆陆续续地有自己认识的人走下来,不尴不尬地彼此点个头示意一下。
忽然一个人从背后给他缠了一圈围巾,他乖乖转过去,抬起下巴让明楼给他系围巾。
“这次数学满分啊你,周巡看起来挺惊讶的。你小子,这次可是长了威风。”明楼有些亲昵地刮了下他的鼻子。
明诚歪歪头,咧嘴一笑,“跟谁学谁。“
  
  
  
06
晚上的时候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明镜忽然放下筷子。
明诚下意识看了一眼明楼。
明楼抬头看了一眼他,示意他好好吃饭。
于是他就捧了个饭碗埋头继续吃。
“明台。”明镜点名。
明台赶紧凑上去,“大姐你有什么吩咐?”
“你们老师给我打电话了。”
明台一听这话脸就白了。
他们老师可不是个善茬。明诚把脸埋在碗里想。
果然听见明镜开始罗列明台的过错。
明台一张脸从下午的肉包皱成了花卷,眼看着有向天津大麻花扭的趋势,明镜忽然话风一转,“真不知道你这大哥是怎么当的。”
明楼只是沉默地放下碗,一脸习以为常。
明诚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笑。
然后打了个喷嚏。
  
  
这一个喷嚏带来的是全家人的摸额头。
明镜紧张地手心手背反反复复地贴了一遍,明台也凑热闹到他的床边绷着个脸摸了摸他的额头。最后小少爷还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体温计硬塞到他嘴里。
他摸了摸鼻子躺在床上,叼着体温计,心里想着明天考英语这单词还没背好呢。
37.1℃,明镜还是有些担心,念叨着,阿诚你可高三了啊这个节骨眼可不能生病啊。
明诚听了心里头暖暖的,再三保证自己没事儿估计只是午休的时候受了寒,睡一觉就好了之后,明镜总算拖着明台走了,明台还喊了一句“阿诚哥你赶紧好起来啊”才被明楼关出门外。
后知后觉的明诚这时候才发现,房间里只有自己和明楼了。
  
  
难得和明楼独处一室,明诚害羞得不行。
明楼坐到床边,调暗了灯的亮度,忽然伸出手,盖住了他的眼睛。
然后他感觉明楼俯下身来,亲吻了他的额头。
他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了,因为他听见明楼轻笑了一声。
“晚安,阿诚。”
  
  
  
07
你问大学生活?
大学的明诚和明楼压根不在一个地方,不到过年过节回不去,不如不提。
如果真要说的话,那么只需一句话。
他们依然很相爱。
  
  
  
08
明诚大学毕业之后就回了高中当美术老师。 应聘的时候校长笑,“明家的两位可真是有心,都念着学校。” 明诚弯了眉眼,“我这不是跟着我大哥嘛。”
  
  
学校里的学生们消息都灵通得很,明诚和明楼打过赌,关于有多久学生们会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件事。
兄弟关系,别多想。
明诚仔细想了想,觉得现在的熊孩子们应该不会比自己那个时候能憋,消息估计也更灵通,于是挑了挑眉说不出一星期。
明楼说那过了一星期还没人来问可就算你输了啊。
“那是自然。”明家二弟笃定地说。
周五午休的时候小少爷跑来看他们,知道了这个赌约笑倒在了沙发上,被明诚嫌弃地赶了出去——当然最后还是明诚把他送到了校门口。
明台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忽然转过头来说了一句大姐很想你们。
明诚听了这句话仿佛在寒冬中结上了一层冰。最后他抬起头,看着明台的眼睛,一如既往地用他温暖的语调轻轻地说,“记得告诉大姐,我们也想她。”
明台听他这么说也只是叹了口气,伸手抱了一下明诚,“阿诚哥,我不知道你们和大姐之间的心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但我只知道我们是一家人。”
“是啊,我们是一家人。”明诚忽然发现自家小少爷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蹿高了不少,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了,“记得告诉大姐我们也想她啊。”
“知道了,说了两遍我不会忘记的。”明台跑了出去,幅度很大很夸张地挥了挥手。
明诚看着这样的明台恍惚间看见了很多年前那个揪着自己袖子,让自己替他听老师骂的那个小少爷。
   
   
  
09
明诚回到办公室,有个姑娘早就等在那里,见了他眼神闪闪烁烁。明诚多聪明的人啊,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这姑娘估计是知道自己和明楼之间的关系了。于是明诚托着腮看姑娘和自己扯,偶尔看看表感叹一下姑娘这个圈子兜得也真是大。
“所以…明老师您和明教授…是兄弟关系…吧?午休结束铃声响起的时候,姑娘可算问了重点,明诚本来就没想藏着,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收拾东西准备去上课。
姑娘听了这话像是得了什么保证一样,又抛了个问题:“那明教授和汪老师…是一对?”
“怎么会这么问。”明诚笑了笑,“明教授和汪老师是很正常的同事关系,汪老师应该是对明教授保持一种欣赏的态度,至于明教授,作为他的二弟,暂时我还没听起他有这个意思。”说了这些之后指了指自己的表示意是上课的时间了,也没停留的意思。
路上刚好碰着汪曼春,她穿的难得素净,却也难掩容光。明诚微笑着点点头,汪曼春看见他也有些惊讶,比划了一个电话联系的手势。
明诚翻了翻通讯录确实看见了汪曼春的名字,大概是很久之前从明楼那里翻出来的,屏幕明明暗暗,最后他还是给汪曼春发了个短信。
“曼春姐,我是明诚。”
   

第四节课的时候明诚给专业班上课,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就示意他们可以走了,自己一个人整理画具。
专业班的教室在六楼,每次班里的姑娘们抱着画具上来都跟他嘤嘤嘤说这儿太高,明诚总是揉揉她们让她们忍耐一下,久而久之也培养了不错的关系。
姑娘们帮他收拾东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明诚把抹布挂到门后,抬了抬下巴,“问吧。”
于是姑娘们就开始问了起来,明诚听了个大概,全都是问他和明楼关系的。
他瘪了瘪嘴,“怎么明楼老师是明教授,我这个明诚老师只是明老师。”
“哎呀老师重点不在这里不要转移话题啊!”姑娘们嫌弃地说,“虽然我们也很喜欢明老师也觉得明老师超级温柔人超级好,但是明教授真的是苏破天际!”
明诚觉得自己遭到了暴击。
姑娘们后来还提到明楼有没有女朋友这件事,明诚半开半笑半认真地说“他有我就够了。”换来姑娘们意味深长的眼神。
不过。明诚心里想。明楼有了我,那也确实够了啊。
最后他只是笑着让她们赶紧回去,晚了不安全。
快锁门的时候一个姑娘忽然折回来喊了句“明老师看外头!明教授来接你了!”然后牵着同伴闹闹腾腾地跑了。
明诚卷着袖子往外看了一眼,冬天晚上暗得快,此时已是一片昏暗,他眯起眼看了半天才很不确定地喊了一声“大哥?”,明楼模模糊糊的应了一声。隐约听见班里姑娘在那儿嚎“明老师这声‘大哥’好软啊”,拐过转角看了一眼果然看见自己班里的几个姑娘缩在墙角捧着手机,手机的白光照在她们脸上明诚看了有些慌。
   
  
  
10
明诚有些无奈地折回去锁好门,换了个楼道下去,明楼替他理了理衣领,“怎么不高兴?”
“今天我送明台出去的时候,他说大姐很想我们。”明诚声音有些闷,“下午的时候还有人问汪曼春是不是和你在一起了吗,你当初惹下的风流债还要我来帮你还。”
“明楼。”明诚忽然停下了脚步,认认真真地喊了一声,“我特别想在他们问你和汪曼春的关系的时候骄傲地回答说,明楼和汪曼春他们不会是情侣关系,也不能是情侣关系,因为我已经和他在一起了。但我不敢。下午明台说大姐想我们的时候,我忽然就想起那天你问我后悔不后悔。我不后悔,一点都不。”
说到这里明诚有些后知后觉的害羞,明楼不禁轻笑一声,“这些天你就在纠结这些?”
明楼的眉眼在灯光掩映下带着温柔的弧度,眼睛里好像全是明诚,各种各样的明诚。
  
  
“说起来,大姐刚给我打电话让我们今年过年回家吃饭。”明楼在他耳边轻轻说。
  
“好,回家。”

  

  

-Fin.-

评论 ( 7 )
热度 ( 26 )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