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一八/副四】It's only the fairy tale.

......卡文卡得太厉害来个小短篇。
一个恶龙绑公主的童话故事。
极度OOC。
————————————
  
01
恶龙张把公主齐掳进自己宫殿的时候,看见自家副官正把前几天掳来的公主陈按在窗台上啃脖子。
恶龙张抖了一下,差点在自家门前翻车。
因为公主齐长长的睫毛chua一下扫过了他的爪子。
恶龙张扑腾了几下翅膀,想,明明有那么厚的鳞片挡着,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那边公主陈一巴掌扇开张副官的脸,痛斥,“都说了我是男的!!!”
副官抓住公主陈的手锁到背后,又啃了下去,这回啃的是嘴,含含糊糊,“哪个王子穿裙子。”
公主陈&公主齐:还不是作者!
公主齐戴上眼镜,从恶龙张的指头缝里努力往外看,“哇塞亲上了亲上了!!!活春宫欸!!!”
恶龙张脸色一黑,把公主齐的眼睛蒙上了。
“QAQ你让我看嘛!!!”
  
  
02
公主齐嘤嘤嘤,“痛。”
恶龙张一看,想起来了,刚捂住公主齐的眼睛的时候忘了他戴着眼镜,pia一下给人按脸上了。
恶龙张心疼,“副官。”
张副官进来,“佛爷。”
恶龙张摆摆手,“去拿一罐药膏来。”
化为人形的恶龙张很帅,公主齐近距离盯着他忍不住感叹,“你好帅啊。”
恶龙张擦药膏的动作愈加轻柔,擦完之后把药膏丢给张副官,示意他可以回去腻歪了。
公主齐戳着恶龙张的腹肌,“为什么叫你佛爷啊。”
恶龙张从容淡定,“因为我的庭院里有一尊大佛。”
公主齐哒哒哒跑过去又哒哒哒跑回来,表情认真。
恶龙张一脸惬意,摇着红酒等着公主齐吹自己。
万万没想到。
——“佛爷,您是西方龙,那尊大佛不符合设定。”
恶龙张咔一声把手里的水晶杯给捏碎了。
  
  
03
公主齐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恶龙张就是不让他走。
“就你这小短腿,跑到死都到不了,不如不放。”
公主齐拎着裙子嘤嘤嘤,“佛爷我是男孩子,您就把我放回去吧。”
恶龙张挑眉,“你怎么证明你是男孩子。”
公主齐一指站在旁边的老管家,“你出去QAQ。”
老管家体贴极了,顺手帮他们带上了门。
公主齐表情坚定。
撩起裙子,拉下底裤。
恶龙张扑通跪在公主齐面前,别开脸把公主齐的裙子放下来。
公主齐嘤嘤嘤,“你信了吧。”
“信了信了信了。”
  
  
04
虽然信了还是不能走。
公主齐就和公主陈坐在一起打牌。
老管家站在旁边。
公主齐哼哼唧唧,“我要吃果冻。”
于是有了果冻,堆成一座山。
继续哼唧,“马卡龙。”
于是有了马卡龙,堆成另一座山。
“冰淇淋。”
老管家推了推单边眼镜,“公主,这儿放不下了。”
公主齐嘤嘤嘤,“他不让我回去还不让我吃好。”
老管家招手,把公主齐围在了冰淇淋中间。
公主齐心满意足地看着公主陈,“副官对你怎么样呀。”
公主陈把冰淇淋糊了作者一脸,“再说我是公主老子把你丢进冰库里”。
作者委屈。
那么,公主...呸,陈皮,陈皮翻了个白眼,“衣冠禽兽。”
公主齐举手,“能不能也好好叫我名字呀。”
好...好的,你可爱你说了算。
齐垣推了推眼镜,“这个词不能这么用。”
陈皮又翻了个白眼,“对,差点本来就是禽兽。”
不知何时出现的副官把陈皮单手扛回去了。
齐垣捂着脸,“辣眼睛。”
辣眼睛你干嘛还留条缝。
  
  
05
作者的恶趣味被恶龙张彻底打断了,他说公主齐不叫公主齐那和他就不是情侣名了,换掉。
......幼稚。
作者跑去问张副官,考虑写成大名吗。
张副官鼓着腮帮子想了会儿,表示自己还想多活几年。
点蜡。
  
  
06
齐垣这几天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张启山捏了捏齐垣腰上的软肉,“想那么多干嘛。”
齐垣想想也是,反正有张启山在。
陈皮过几天揉着腰到他旁边一起吃鸭脖子的时候,齐垣跟他提了一句。
陈皮又抓起一个鸡翅膀,“怕什么,就算有人拿着刀来砍......等等。”
齐垣手里的鸭脖子吧唧一下掉桌上了。
“我忘了写封信回去了。”齐垣哭丧着脸。
陈皮给自己倒了杯水,“按套路应该会有一个世界的勇士来救你的,不过也是有人不按套路来的,比如我师傅。”
齐垣自暴自弃继续吃,鼓鼓囊囊,“可我家两位按套路啊。”
于是当楼下喊打喊杀的声音传来的时候,齐垣捏着个鸭爪子出去了,陈皮跟在他后面。
“喂!!!”
楼下人全部往楼上看。
陈皮轻声,“把鸭爪子给我丢了,没形象。”
齐垣就把鸭爪子塞给陈皮,油腻的手蹭了蹭裙子,“那啥,你们等我会儿。”
变成龙形的张启山蹲在齐垣窗前,看见齐垣在写信。
写到一半发现桌上的水渗透了纸。
齐垣一脸生无可恋,抖着笔,“应该没事吧。”
陈皮很认真地建议,“你标一笔不是眼泪?”
齐垣磨磨唧唧写完,把信给了张启山。张启山用爪子戳着那封信给了楼下的骑士。
“哦对了。”齐垣补了一句,“你没机会跟我在一起的。”
完全不按套路走的齐垣亲了亲张启山。
还嫌弃他鳞片咯脸,不如卖钱。
  
  
07
张启山又带了个公主回来。
这回是真的公主。
腰细腿长,虽说胸不大,可人家是雌的。
齐垣二话没说跑了,问陈皮要不要走。
陈皮揪着副官,“送送我们。”
副官瞪眼,“你敢走!”
陈皮也瞪眼,“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要走了!我要走我会让你送我啊!”
副官抬下巴,“那你干嘛。”
陈皮咬了咬副官的下巴,“张启山就是个王八蛋!张日山你跟不跟我走!!!”
死不承认自己是妻奴副官乖乖变成龙形把齐垣送了回去,陈皮坐在他身上安安静静的,他还以为陈皮睡着了,放慢了速度想让人好好睡一觉。
“哎。”陈皮突然出声,“我带你去见见我师傅吧,讲究个名正言顺。”
副官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是喷火龙。
他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08
回去之后两人被张启山堵在门口。
张启山上下扫了遍陈皮,“他呢。”
陈皮性子傲,还是个炮仗,当即就炸了,“你把他弄丢了还来找我你毛病啊你有本事别把那个什么尹新月弄回来只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旧人不赶紧走难不成还留着被笑话啊张启山你这人就是王八蛋唔唔......”
副官捂着陈皮的嘴把他锁在怀里,“佛爷这事儿是您的不对,我也不多说,折腾了这么几天也累了,您注意着身体。”
然后强行把陈皮拖回去。
张启山一脚踢翻桌子。
媳妇都跑了还有什么好注意的。
  
   
09
齐垣回去之后那天那个骑士一直来找他。
齐垣丢了颗蜜饯进自己嘴里,“你,没机会。真的。”
骑士作捧心状,刚想开口齐垣就嫌他恶心。
挥挥手,人被拖走。
总算清静了。
侍女慌慌张张跑进来,坚守套路,“公主!大事不好了!”
齐垣,一个被恶龙掳过的公主,无所畏惧。
他闲闲喝了口茶,“怎么了?”
“上次那头把您带走的恶龙又来了!!!”
“噗——”
好一道水幕。
齐垣又拎着裙子跑出去了,他红着眼睛冲张启山吼,“你喊碰别人我...我阉了你!”
龙明显愣了一下,过了会儿从身后拿出个袋子。
大袋子。
特别特别大的,袋子。
齐垣听见张启山声音轰隆隆地说,“聘礼。”
哗啦啦一下,金币洒了满地。
齐垣拍龙的尾巴,“你给我变回来。”
张启山变成人形,亲了亲齐垣,“我是不是太宠你了。”
齐垣不管,一脚踩在那堆金币上,“那个尹新月是怎么回事。”
“她的国家很富有。”
“所以?”
“所以我想,我能用龙鳞换给你的聘礼。”
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的齐垣一下就哭了。
  
  
10
公主和恶龙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Fin.-
  

评论 ( 4 )
热度 ( 96 )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