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一八】长安街

题目没意思,就是单纯觉得好听。
设定我因为原著忘得差不多了,所以。
全。是。我。编。的。
说不定会有后续...我头疼就写到这里。
*部分来自百度百科。
看文愉快。
———————————
   
齐铁嘴不比其他几门,家大业大,从以前起,他的盘口就只有一个,就是长沙老茶营的一个算命摊。
这个算命摊在一条走廊的深处,后面是个小香堂,专门给人解签,同时算命。有货要拿,交六文钱,算命先生会带你到内堂,后面有个很大的厅房,里面全是宝贝。*
张启山第一次来这算命摊绕了半天才找见,抬腿就往后头的香堂走,小伙计拦着他说哎哎哎佛爷,这八爷还没回来您进不得,那是坏了规矩的。
张启山哪管规矩不规矩,他拢了拢大氅,说我还不知道这长沙城里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算命的齐先生一回来就听见小伙计抱怨,张大佛爷不讲规矩,就那么进了后头香堂。
齐铁嘴把眼镜换回平常那副,圆框眼镜衬得他又小了几岁,他冲小伙计笑笑说,他在我这儿,没有规矩。
    
   
齐铁嘴,奇门八算,准得是神乎其神,他偏时不时戴个墨镜出去装瞎,像江湖骗子那样招摇撞骗。
这“招摇撞骗”还是他自己给自己的形容。
神棍和神算也就一字之差嘛。
像算命这种泄天机的事情是要折寿的,说半句藏半句是齐铁嘴算命的规矩。
可齐铁嘴的规矩在张启山那儿破了个干净,有他自己主动坏自家规矩的,也有张启山不管不顾的。
比如齐铁嘴给张启山算命,从来都说得敞亮,偏张启山不信命,算命先生算了半天出来的结果,张大佛爷听是一回事,做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张启山在某次没听齐铁嘴的话,追线索简直要追到深山老林里去,算命先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离他远远的就开始喊,不能再往里头走了。
张启山哪管,没想到这回真栽了。
他捂着流血的腹部,任自己倒在了齐铁嘴怀里。
  
  
再醒来之后,张大佛爷一偏头就看见齐铁嘴拿围巾遮着眼靠在床边。
看天色已是深夜,床头的蜡烛无声地燃着,他看着有些破败的屋顶,想真是难为那算命先生了。
张启山习惯了身上的疼,撑起身子把床头的蜡烛吹灭,想让齐铁嘴睡得好一些。哪知道齐铁嘴睡得那么浅,一下惊醒过来。
佛爷,你醒了啊,别嫌这地儿破,总比天为盖地为铺的好。齐铁嘴站起来抖了抖腿,笑了笑着说坐太久,腿有点麻。
外面的月光漫进屋里,齐铁嘴借着微弱的光摸索着找火柴,张启山夜视能力极好,看着算命先生好几次都快摸到了又错了过去,到底是给他指了个位置。
再次燃起的蜡烛照亮了这方寸之地,齐铁嘴坐到床边,盯着张启山的眼睛,抿了抿唇,似乎是极难开口。
他很少这么盯着人看,张启山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这个。
佛爷,您就不能听我几次。齐铁嘴错开眼,低头看自己的手,觉得他再怎么洗手上都还全是血。
我很怕,佛爷。
良久静默。
睡吧。张启山往床里头挪了挪,闭着眼听齐铁嘴的动静。
他听见算命先生窸窸窣窣地把围巾眼镜找地方放好,好半天都没感觉到旁边有人躺上去。
张启山往床下一看气笑了,他说,有床你不睡睡地板,这大冷天的你是怕自己冻不出病来。
算命先生小声说,佛爷,这床小,我睡相不好,等会儿压着您伤口。
上来。
齐铁嘴乖乖躺到床上,还是只溜了一条边,好半天听见张启山说,我就算受了伤还是拿得动一把枪的。
算命先生只好躺进来,侧躺着让自己占的位置小些。
总算消停了。
  
  
张启山做梦了。
以前的齐铁嘴还不叫齐铁嘴的时候,还是有个正经名字的。
可随着神算的名声越来越响,竟是越来越少的人叫他真名,一来二去连齐铁嘴自己都有些忘了。
人家喊他齐铁嘴,他也自称齐铁嘴。
我就是靠嘴吃饭的嘛,这名字倒也配我。说这话的时候算命先生正拿着白布擦自己的眼镜。
擦完眼镜齐铁嘴问张启山,要不要算算姻缘。
说来也是奇怪,这算命先生什么都给张启山算过,哪管张启山信不信。唯独这姻缘,张启山不说,齐铁嘴是碰都没有碰过。
张启山听见自己说,姻缘讲求的是两情相悦,哪是算出来的。
然后他就看见齐铁嘴笑着笑着落下一滴泪来,还夸他,佛爷说得极是。
他骤然睁眼。
  
  
张启山直到伤彻底好了之后才去见了齐铁嘴。
小伙计这次没拦他,他进去就看见齐铁嘴在一片烟雾缭绕里背对着门躺着。
今个儿不开张,您请回吧。
张启山给自己倒了杯水,说,求姻缘。
一听这声音齐铁嘴给吓得弹起来,佛佛佛佛爷。
靠嘴吃饭的人怎么结巴上了。
这不是惊讶吗,齐铁嘴坐到张启山对面,拿了签筒,说您先求个签。
张启山哪是什么按流程走的人,随手抽了一根递给齐铁嘴。
齐铁嘴说,哎哟佛爷,你都来求签了就不能诚心点儿。
说是这么说着,算命先生还是伸手去拿了张启山手上的签,结果是怎么都抽不出来。
佛爷您倒是给我啊,不给我我怎么求您的姻缘。
不用了,这签已经告诉我了。
啊?
张启山盯着齐铁嘴瞪圆了的眼睛,说,它告诉我,这算命先生就是我的姻缘。
  
      

-Fin.-
    

评论 ( 1 )
热度 ( 66 )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