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祝松】鹤归

祝松简直甜似初恋。
很短,因为想睡觉所以就便宜祝融了。
我那么好看的松子哥就那么泼出去了【啥。
——————————————
  
赤松子开始对祝融的印象就是闹。
太闹了。
最开始认识的时候,赤松子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安静一点。
久而久之祝融也学会了在赤松子面前安静一点。
不过真的也就那么一点。
赤松子很快发现,不让祝融说话不代表自己就能清静。
祝融简直和话本里那只闹天宫的猴子一样没个消停,赤松子不止一次看到祝融跑到自己屋顶上喝酒,还在他看过去的时候满头火都跳腾了起来。
他仰着头,被光晃了眼,喊,下来。
外人眼里张狂到不可一世的祝融就会乖乖下来,赤松子笑他,满身的火气喝酒也不怕烧起来。
祝融捏捏他的手,说不是有你嘛。
赤松子招来了鹤,说,去,扇他。

  
赤松子其实清楚祝融对自己的心意。
有点脑子的人都瞧得出来祝融喜欢赤松子,何况赤松子自己又是个心思玲珑的主。
可祝融不说,他也就憋着。
他想,爱说不说,憋死你。
祝融太明烈,莽莽撞撞地冲进他的世界赶都赶不出去,到后来也习惯了这么个人的存在。
甚至喜欢上了祝融的存在。
赤松子仰面躺在水里,想,其实自己也挺喜欢祝融的。
他忽然想起有次,夫诸冷着脸问他要不要点春药。
你看你不说,他也不说,明明情投意合,有意思吗。夫诸还补了这么一句。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夫诸那张清心寡欲的脸,好不容易把那个滚字吞回去。
这叫个什么事儿。
   
   
第一次赤松子见祝融的时候就被抱了个满怀。
结果祝融一把搂住他,说,嘿你可真凉。
赤松子无奈又无措,看着祝融满头的火,心说,你这样谁都比你凉。
他为人清淡,平时就是在自己的小院子里看看书,逗逗自家鹤,跑到河里泡着。
祝融这一抱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起来了。
太热烈了。
之后两人就搭配着解决境内的一些小打小闹的事情,有时祝融明明不用去,却强势要求赤松子带上他。
或是赤松子可以在家里待着,祝融总是说喜欢你家的鹤。
赤松子扭过脸去压下翘起的嘴角,轻轻嗯了声。
他梳了梳自家鹤的毛,觉得自己彻底栽了。
于是鹤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承载两个人的重量。
   
    
赤松子也不知道祝融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以他的性子不可能把这种问题问出口,指望祝融自己说......见鬼。
他知道自己是俗不可耐的一见钟情。
照人间话本里的套路,祝融应该也是这样的,然后在一起,又分开。
赤松子想,这种事情,真是看不得别人的说法。
尽是胡扯。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红着脸丢下一本狐仙以身相许的仙鬼故事。
祝融最近越来越没皮没脸了,赤松子在祝融又一次把手环上他的腰的时候想。
还美其名曰,怕高。
又不是第一次飞那么高了......
但最后赤松子只是别别扭扭地调整了一下坐姿,也没管腰上那只手。
祝融脑袋上的火又跳了起来。
    
    
赤松子脾气好,祝融随着年纪往上长也算是能好好说话了。
两人不怎么吵架,确切一点是祝融一个人吵不起来。
所以嘛,这才有了冷战。
赤松子五官漂亮,眉眼呈现微微下垂的温柔模样,故而总是给人一种无害的感觉。
但祝融知道,赤松子那是冷清,没个偏颇差错,对谁都这副模样。
祝融性子暴躁,最受不了赤松子生气但不说话,就是拿眼睛瞥他一眼。
可就算烦,祝融也待在赤松子旁边,气得火星子乱飞。赤松子瞧见自家鹤不得不跑出去躲避满天乱飞的火星,拉开门抬手把祝融拢进了水罩里。
胡闹。
祝融听赤松子开了口说了话就笑了。
     
    
没有表白。
赤松子还是觉得憋屈。
话本里写的,尽是胡扯。
花前月下情投意合,互诉衷肠洞房花烛。
呸。
夫诸和赤松子语至夜半,第二天给赤松子送来一壶酒。
末了还拍拍他的肩,说,靠自己啊。
赤松子看着那酒心情复杂。
昨天夫诸在手心写下的两个字忽然闹了起来。
合欢。
    
     
赤松子那一天就荒废了。
最后他还是把酒藏到了床底下。
靠在椅子上看书,满脑子的祝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书都倒了。
忽然有人敲了敲自己的窗,赤松子有些恍惚地抬头,看见祝融坐在自家鹤上,对他比了个口型。
——出来。
   
    
最后两人就坐在鹤上漫无目的地飞。
赤松子坐姿僵硬,背靠着祝融觉得自己快化掉了。
松子。
嗯?
赤松子回头,看见祝融红着脸清了清嗓。
  
   
赤松子发誓这辈子祝融声音没那么小过。
不过足够听清的他红了脸。
   


-Fin.-
   

评论 ( 5 )
热度 ( 99 )
  1. 描写春夏秋冬南景三 转载了此文字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