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蔺靖】因

姊妹篇楼诚《缘》收在 @玉靉莞 的《我辈钟情》里。

梦不是情节,只是暗示。

多谢观看。

———————————————————

 

01

蔺晨回琅琊阁前一天拉着萧景琰喝酒。

萧景琰执政以来,蔺晨一直陪着他,但从不插手政事,只是偶尔有几封关于底下哪些人不安分的书信放在案上。开始蔺晨也会每个月回琅琊阁几次,老阁主云游回来也知道自家这个指望不上,干脆让他接手金陵的几条线,也别两头跑。

“看得老夫头都大了。”蔺晨后来学着自家老爷子语气给萧景琰模仿,当时萧景琰靠在蔺晨怀里看奏折,嘴角不禁弯了弯。

两人都是千杯不倒的海量,也不担心误事儿,萧景琰听蔺晨给他讲话本故事,琅琊少阁主的大才到他这儿全部用来讲故事,不过,他又灌了一口酒,这故事倒真是有趣。

蔺晨忽然蘸了点酒在石桌上画了个圆。

萧景琰笑他是不是饿了,居然还画个饼。

“非也”,蔺晨抿嘴笑了笑,“我们来讲点别的。”

萧景琰托着下巴看蔺晨打算说什么。

“你瞧这是个圆,”蔺晨指了指石桌上浅浅的一道弧,萧景琰打岔,“然而它快干了。”

“可它存在过,不是吗。”蔺晨故意把酒瓶举高倒酒,清冽的酒液溅开来在石桌上开出墨色的花,“有因必有果,景琰,如果这是墨,它会留下吗。”

“当然。”

“可是很多年后,它还会在吗?”

萧景琰迟疑了一下,用了很久之前的一个回答,“最终不过化作尘与土。”

杯盏凌乱,酒液沁凉。

蔺晨沾着酒写下“因”又在另一边写下“果”,“虽然我们都会变作一抔黄土,但或许,很久很久以后,又会有人替我补完这个圆。”

萧景琰偏头看了看蔺晨,“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蔺晨凑过去捏了把萧景琰的脸,“去睡吧。”

  

 

02

蔺晨那晚没睡着。

他一闭眼就想起昨天做的那个梦。

梦里萧景琰造型奇特,不仅剪短了头发,还换下了宽袍广袖,剪裁合身的衣服勾勒出漂亮的腰线。

蔺晨觉得自己眼前挡了什么,那个黑色的十字让他直觉不喜,就在这个时候萧景琰与对视了一眼,语焉不详地点了点头,蔺晨就不受控地动了下手指,随后听见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开。

他眼前一黑,脑海里还是萧景琰肩上迸出的血花,又听得耳边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睁眼就看见萧景琰正把什么红色的东西灌进嘴里,像是忍着什么蹙起了眉。

“先生?”

蔺晨皱起眉,捏着那人下巴质问他的身份,什么东西掉到地上响声清脆。

“萧景琰”弯起的鹿眼一瞬间变得凌厉,反手扣住他的脖子,眯起眼问“你又是谁?”

蔺晨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昏过去的一瞬间脑子里想的是“我的绝世武功哪儿去了?!”

第二天蔺晨蹲在屋顶上脑子里一片空白,身边自己养的鸽子围了上来,见没吃的就可劲儿啄他。蔺晨呆了半晌,喃喃道,“完了,出大事儿了。”

萧景琰穿好朝服出来,见不到蔺晨就往房顶上看,果然见到蔺晨一点都不在意自个儿那身白衣又蹲在屋顶上喂鸽子,双眼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蔺晨——!”萧景琰仰着头喊蔺晨,“你没出什么事儿吧——!”

蔺晨被这一喊吓得差点摔下来,宫女们轻轻笑起来,他讪讪地坐回去,“没事没事,你赶紧去上朝,别错过了时辰。”

 

 

03

蔺晨当天留了封书信就快马加鞭跑回琅琊阁。

虽然知道那不是萧景琰,但还是有点后怕。

脖子上自然没留下什么印子,但他总想起那一瞬间的窒息感。

结果到了门口,又听到老阁主下令别给他开门,蔺晨一懵,最后只好灰溜溜地从后山翻过来,一进自己屋子就看见自家老爷子坐在那儿烹茶。

“出什么事了——”老爷子故意拖长了语调,蔺晨赶紧正坐,讨好地凑上去,“有个事儿问您。”

“关于你那小情儿的?”

“……嗯。”蔺晨觉得这话要是被萧景琰听见了非得被打死。

随后蔺晨沐浴在老阁主看戏的眼神下讲完了自己那个梦。

“嗯。”老阁主神情自若地递给蔺晨一盏茶。

“我讲那么多您老能不能指点几句……”

老阁主抬头看了蔺晨一眼,眉目深邃。

“哦,知道了。”

“……您就是说我被狐狸精勾了魂也行您给个意见成不。”

蔺老阁主从胸口摸出一本书砸给蔺晨,“看完就回去。”

“哎哎哎。”蔺晨笑得像只狐狸,抬手把老阁主关了出去,“您记着早点睡啊~”

老阁主在黑暗里笑了一下,蔺晨总觉得心里瘆得慌。

 

 

04

蔺晨不知道自己看到什么时候。

他这几天都没睡好,迷迷糊糊居然合了眼。

再睁眼又是那个人,蔺晨“嘶”一声,引起了窗边那人的注意,“我不知道你是谁,但希望你能赶紧从这儿离开。”

没了生命危险,蔺晨就恢复了那副狐狸的样子,“你先告诉我,你是谁,和我,好吧,你别瞪我,和这幅身子原来的主人是什么关系。”

“我是明诚,他是明楼,”明诚蹙起眉,“他是我大哥。”

“只是大哥吗?”蔺晨又笑得像只狐狸,“你瞒不住我的。”

“你喜欢他。”蔺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又被明诚抵住了咽喉。

“胡言乱语!”

“恼羞成怒?”

两人此时离得极近,明诚看着明楼那张脸还是没忍心,半晌还是退开,摩挲着打火机,“那又怎样。”

“放心,”蔺晨呛了几声,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揽住明诚的肩,感到人明显一僵,“放轻松,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

“你知道什么?”

蔺晨竖起食指抵在唇前,“天机不可泄露。”

明诚见他这样也不强求,“你能回去了吗。”话题又回到最初。

“你还是再打晕我吧……我自己真不知道怎么回去。”

随后蔺晨看见明诚毫不犹豫地抬起手劈了下来。

 

 

05

蔺晨回金陵之后整天在萧景琰旁边说“景琰我告诉你,缘分天注定啊!”

萧景琰看他一眼,又转过头去继续看奏折。

蔺晨忽然想起,有次他问萧景琰为什么在他面前从不自称“朕”,萧景琰问他真想知道?

蔺晨点点头。

萧景琰高傲地把他压倒椅子上,又挑起他的下巴,喊,“爱妃,替朕更衣。”

结果自己先笑出了声,两人闹了会儿萧景琰看着蔺晨眼睛跟他说,没为什么,真心实意。

蔺晨晃神的时候萧景琰忽然开口了。

——“我打算过几年就把皇位给庭生。” 

他语气平淡,就像是在说“晚上喝梨花白。”

蔺晨又惊又喜地问他为什么,萧景琰退开凑到他面前的大脸,“别想了,你只是一小部分原因。”

“你回琅琊阁的那几天我出去走了走,有个老道士给我写了两个字——缘份。”

“开始我还以为他写错了,他说没错,就这么写,不过要拆开来看。”

“缘还是缘,但这‘份’,要拆成‘人分’。”

“他说,这缘分,捏在手里,可得捏紧了,否则啊,这人就得分开。”

“反正这皇位也不是我真想要的,谁的东西就该是谁的。”

“这皇宫的四方天空,拘不住你,也拘不住我,”

“好!”蔺晨忽然一拍掌,“那我就带你先去南楚,等到了冬天再带你去北疆,时不时还可以去云南那儿看看霓凰郡主……”

他的唇被萧景琰封住,皇帝陛下退开一些,笑得好看,“都依你。”

 

 

06

蔺晨闲暇时又把老爷子那本书掏出来看。

这书晦涩得很,但蔺晨一遍遍地看,不时“嘿嘿嘿”地笑几声。

好几次萧景琰在安静批折子的时候蔺晨的笑声忽然飘过来,开始他还会被吓得笔下一抖,后来他习以为常,开始想蔺晨是看到“缘分天注定”那块还是“缘分是有延续”的地方。

有次萧景琰和蔺晨聊他怎么敢确定缘分这种玄乎的东西,蔺晨神秘兮兮地让他凑近点,然后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萧景琰的脸又红了。

当然这种小把戏只能玩一次。

“所以你是说,很久之后,我又会遇到你?”

“嗯,来喊声大哥预备一下。”

“起开吧指不定到时候是你要喊我兄长。”

“命中注定的事,能遇到你就好了。”

“……嗯。”

 

 

07

在一个深夜,萧景琰留下诏书,两人背了些要留下的东西就跑了。

萧景琰坐在船上看蔺晨温酒的时候忽然咧嘴一笑,“痛快!”

蔺晨一下把热的手绢捂在他脸上。

这天蔺晨披蓑戴笠坐在溪边钓鱼。

萧景琰就蹲在蔺晨旁边逗蔺晨钓上来的鱼玩。

蔺晨会的事儿可真多,萧景琰掰着手指算,琴棋书画就不说了,一路上看着这人上山采草药,下地挖甘薯,碰到河还能给他钓几条鱼上来,要不是两人不打算在一个地方停留太长时间,萧景琰怀疑蔺晨能赤手空拳给他造个房子出来。

有条鱼跳起来,水珠甩开来呲他一脸,萧景琰也不在意,撩起袖子抹了抹,把脸贴在蔺晨后背问他,“要是那天不是你来你说我们俩什么时候会遇到。”

“哪天?”

“劫狱啊。”

“会遇到的,毕竟缘分天注定。”

 

 

08

那天,太子萧景琰坐在自己的殿内,有人在他旁边放下一盏热茶。

“退下吧。”有些心烦的太子殿下并没有在意那是谁,喝了一口才发现与往常不同。

白衣若雪的蒙古大夫微微欠身,喊他“殿下”却并无多少恭敬之意。

由此始,无处终。

 

 

09

“其实按你的说法。”

“果已经定了。”

“因是迟早的。”

 

 

10

“这是因,也是缘。”



-Fin.-

评论
热度 ( 44 )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