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双曼】思凡

她们之间。

一次交锋。

一次杀戮。

自此江湖难再见。

只求来生。

——————————

 

01

 

车子忽然震了一下,汪曼春止不住地前倾。

她蹙起眉问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发动机熄火了,这一时半会儿估计也好不了了,”前几天刚来的司机探身进来,“那汪处我给76号那头打电话找人接您?”

“不用了。”汪曼春忽然注意到他微湿的肩头,“下雨了?”

“是,不过还不大。”

“那我自己回去。”

她找了一下忽然想起自己的伞落在家里,干脆也不撑伞,“你把车处理一下。”

“是,汪处长。”

 

02

 

汪曼春走得慢,晚宴上喝的酒开始在她胃里翻滚。

不少人都在她身旁停车寒暄一番,却没一个人说一句“那汪处长不妨上我的车?”

汪曼春觉得也蛮好。

她举起手,掌心洁白,她却觉得红得刺眼。

雨水滴下来却像血一样粘稠。

“可笑。”

 

03

 

雨开始大起来。

汪曼春忽然想起上次淋雨回到住处,汪芙渠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便又转回电话那头讲得热络。

她站在门口,水沿着头发滑落,显得狼狈不堪。

那时她尚未为日本人做事,名声在外大不了是娇纵二字,故而不少名家公子摇下车窗问她要不要帮忙。

她只是摆摆手,裹紧了大衣,轻轻道“不用了,谢谢。”

于曼丽后来知道了这件事,眨眨眼问她为什么。

她没有回答。

但她心里明白得很。

别人的好,她不敢承,也不能承。

 

04

 

汪曼春走在街上,低着头,背却挺得直,像是一张紧绷的弓。

她抬头,看见远处那盏橘色的灯,莫名笑了一下。

雨打在她的脸上。

风刮过她的耳旁。

她跑得痛快。

她直直撞进那片灯光里,撞碎这一片昏黄。

她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身边的地逐渐湿润。

她拍拍门,却听见身后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

于曼丽收了伞把自己的衣服给汪曼春披上,又扶她起来,数落着“你这人还真是不讲究”“万一感冒了怎么办”“地上凉你不知道啊”“没伞你就不晓得避一避等我去找你呀”。

汪曼春像是力竭,对于曼丽无声地比了个口型。

——“我回来了。”

 

05

 

晚上于曼丽不知道从哪儿翻出几支人参,煮了参茶逼着刚洗完澡的汪曼春喝下,还是不放心,把人塞进被子里又拿体温计测了人体温,见没事才安心。

“曼丽。”

“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汪曼春咧了咧嘴角,“我只是想问你晚饭吃过没。”

“我这不是吃过饭才去找你的吗,哪想到错过了。”于曼丽还是不放心从床头柜里翻出几包药给汪曼春冲好。

汪曼春乖乖喝了,捏了捏于曼丽的手,“睡了。”

“哎。”

 

06

 

半夜汪曼春被于曼丽的梦呓惊醒。

她本就睡得浅,何况今日有了心事。

她听见于曼丽楠楠着“对不起。”

她有些晃神,最后轻轻说“如你所愿。”

她用她冰凉的指尖拭去了她眼角的泪珠。

 

07

 

第二天汪曼春对外称病告假,确实早早出了门。

她漫无目的地到处乱走,恰巧撞上了明诚。

“阿诚!”她有些惊喜,“明长官在吗。”

青年只是恭敬地屈身,微笑着说:“明先生马上出来。”

 

08

 

汪曼春和明楼聊了什么旁人无从知晓。

年轻的秘书轻轻把门合上,隔绝了一切探寻与好奇的目光。

十多分钟后汪曼春拉开门,俏皮地对站在门口的明诚眨眨眼,“你挺好的。”

语焉不详。

 

09

 

那个雨夜明台把枪交给于曼丽。

“三分钟。”他点燃一支烟,却不抽,放在桌上烟雾缭绕。

汪曼春已走入两人视线。

于曼丽握枪姿势很漂亮,明台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后来王天风问他,你觉得于曼丽像不像一个武器。

他记得他说就是。

可此时他却觉得这个武器有些无助。

“抱歉。”少女的声音夹在雨里,汪曼春已经走远了。

“没关系。”明台收起枪,安抚性地拍了拍于曼丽发颤的手,“明天还有我呢。”

“对不起。”她闭上眼,“请再信任我一次。”

明台什么都没说,只是把伞递给于曼丽。

于曼丽从更近的后门出去,抄了小道。

她一步一步走得稳健,黑色的伞像是另一片天幕。

“其实我们都生活在黑暗里啊。”

 

10

 

“锦瑟华年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锦瑟,只有,春知。

 

 

-Fin.-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