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凌赵】荒原

 @玉靉莞 我不清楚小赵是什么样的估计又是崩坏......

绝望。

我来给你补小赵粮!

——————————————

A市难得下雪。

凌远半眯着眼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居然已经到了往常的饭点,被子拢在他身边,屋里显得有些冷清。。

凌远只好起床,不然就要迟到了。

他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地去刷牙,却发现牙膏用完了,只好打开柜子又去找了一支。

一打开来一张小纸片就掉了出来,他了然的笑了笑,捡起来果然又是那个熟悉的字迹。

——“老凌你换牙膏了,算算日子我也快回来了w”

打开冰箱的时候他又看了看冰箱门上的纸条。

——“记得按时吃饭,你有胃病。”

落款赵启平,结尾还附赠了一个笑脸。

凌远笑了笑,把从牙膏盒里掉出来的纸条收进柜子里,翻了翻日历。

“还有三天。”

随后他将那张日历纸撕下,轻轻落锁。

 

 

雪居然下得有些大。

凌远拿着车钥匙走到楼下才发现这雪大概下了一晚上,已经积了起来。

“凌院长去上班啊?”隔壁早起晨练的姑娘跑了进来,“我说您还是别开车了,这雪积得有些厚,我这跑步都跑不成。”

“谢谢,我知道了。”凌远笑了一下,呼出的热气为他平添了几分温和。

凌远撑着伞,被寒风刺得有些疼。

他拉高了毛衣领子,忽然想起去年下雪的时候赵启平也拉着他走去医院。

那天赵启平像是忽然起了玩心,收了伞就往雪坑里跳。

凌远被溅起的雪糊了一脸。

赵启平“嘿嘿嘿”傻笑着,在刚没脚踝的积雪里走得欢快。

凌远看得好笑,干脆也收了伞,抄着手在他后面走。

“你也不担心摔了。”

“这不是有你吗。”

 

 

前台的小姑娘已经到了,搓着手在那儿跺脚,居然也没几个人看见。

凌远站在医院门口抖了抖伞上的雪,看着姑娘在那儿蹦蹦跳跳。

姑娘忽然站直了,凌远想,估计完事了。

结果姑娘果怀里揣了个粉红的热水袋继续跺脚。

凌远:“……”

“老凌。”韦天舒拎着早餐过来,“看什么呢。”

“看咱医院有多冷。”他低下头把伞扣好,还是觉得有些潮湿,“啧”了一声,又甩了几下就往医院里走。

“哎哎哎你别走!”韦天舒忽然窜上来,“你知不知道小赵他们今天回来?”

“不是还要过几天吗?”

“小赵啊,不是我说,真是个聪明孩子,早完事儿了,掐着日子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回来……”

“他应该说让你别告诉我吧,”凌远忽然打断了韦天舒的滔滔不绝,“我就当你没跟我说。“

“哟哟哟哟~“韦天舒笑得暧昧,“嘴角都弯起来了,搞得跟你不高兴一样。“

“再多废话,扣你全勤。”

 

 

几个小护士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聊八卦,凌远抱着杯热水站在墙角不知道该不该进。

其实要他平时估计也就是不闪不避地走过去,眼观鼻鼻观心。

偏偏这次她们谈及的人是赵启平。

于是日理万机的凌院长就开始听八卦,还是偷偷地。

“哎你们知道吗,凌院长和赵医生是师兄弟。”

“嗷嗷嗷真的吗!一想到赵医生软软地喊我们院长’师兄’我简直旋转跳跃闭着眼!!!!”

“说起来赵医生过几天就回来了,你们说凌院长会不会给他办个欢迎仪式?”

“要不我们打个赌?”

“你们在这儿聚众赌博?”

“你这人说话怎么那么难听…..院长好!!!”

凌远淡淡地看了她们一眼,忽然生出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微妙感。

他走到一半忽然回头看了看那几个说八卦的姑娘,“想法不错。”

“诶咦?!!!”

姑娘们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所以你会不会给小赵办个欢迎仪式。”——来自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韦天舒。

“……院长你不会把这事儿跟赵医生说的吧。”——来自某个说八卦的姑娘。

“凌院长今天心情不错啊。”——来自某个被凌远查房的病人。

“我什么都不知道。”——来自某个揣着粉红热水袋笑容微妙的姑娘。

据可靠人员透露,上面的人都已被灭口。

对不起刚刚有人盗号。

 

 

凌远难得早退了。

韦天舒靠在科室门口看着凌远步履匆匆,又开始“哟哟哟哟~”。

凌远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只好又折回去,笑着问韦天舒“你是不是非逼着我把消息是你透给我的告诉启平?”

“嘶......”韦天舒倒吸一口凉气,“得得得我不说了,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凌远经过大厅的时候看见早上那个姑娘正在准备交班。

他最后还是去说了一句,“天冷你就多穿点。”

“院长早上你看见了啊……”

“不看见也难。”凌远挥挥手,“按时下班,赶紧回去。”

“哎好!”姑娘也挥了挥手,“Have a good time~”

凌远觉得姑娘可能也知道了一些了不起的事。

 

 

赵启平被迎面打来的风打懵了。

韦天舒之前跟他通电话的时候确实“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着说A市下雪了。

但他没说A市那么冷了啊!

缩着脖子的赵启平窜进出租车里也顾不上砍价,报上凌远家的地址就捧着手机一个字一个字地敲。

他写了好多。

“老凌现在A市好冷啊回去你要给我喝乌鸡汤!”

“老凌啊啊啊我告诉你机场出租车的起步价要40。”

“就是别人告诉我的时候我被吓了一跳,我回来你一定要来接我!”

“老凌啊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快回来了你高兴吗反正我挺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到后来觉得这么话唠凌远估计也不会看。

于是他改成了——“我终于要回来了~”

这么看看又有点奇怪。

最后他什么都没发,反而是给韦天舒发了个短信。

“你没告诉他吧?”

手机屏幕很快又亮起来——“没有没有!”

他心情很好地弯了弯嘴角,看了看窗外,“师傅您别绕了,直走二百米。”

“小伙子你不知道吧我们这儿的路就是绕…..”

“我是本地人。”

“……”

 

 

赵启平拖着行李箱走到凌远家门口的时候莫名有些心虚。

在门口蹲了会儿作了半天心理建设,赵启平忽然觉得自己心虚个什么,怎么说这儿也算自个儿家。

于是他摸出早就放在兜里的钥匙。

结果就在钥匙插入锁孔的一刻门也开了。

他抬头看看凌远。

凌远穿着围裙看看他。

他一个没憋住笑了出来。

“我回来了。”

凌远只是伸手抱了抱他。

 

 

其实在赵启平坐车回家的路上凌远正对着冰箱想今晚的晚饭。

太丰盛过于刻意。

可家常菜做得少赵启平也不够吃。

最后他甚至去问了韦天舒。

“……小赵喜欢吃什么你还要问我?”

“谁叫你早上告诉我的。”

“得得得,那就吃点面食?那些吃了见饱,饿了也就再说,而且也不是很刻意。”

“好。”

刚撂下电话韦天舒一个短信又过来了。

——“老凌小赵快到了!”

他想大概赵启平给韦天舒发了个短信。

看了看自己和赵启平的会话还停在上个星期。

凌院长难得有些憋屈。

 

 

赵启平趴在床上懒洋洋地不想动。

凌远戳了戳他的脸。

赵启平滚了滚把自己卷进被子里。

凌远抬手把杯子掀掉。

赵启平怒目而视。

凌远挑眉。

赵启平继续瞪。

凌远卷起袖子。

赵启平乖乖拿起自己的行李箱开始整理。

“晚上吃年糕。”

“我需要蟹黄来安慰我。”

“…..好。”

 

 

吃饱喝足赵启平软骨头本性又犯了,软在沙发上看电视。

凌远看了看今天的碗有点不想动,干脆丢下它们和赵启平一起坐在沙发上。

赵启平又把自己填进凌远的怀里,问他:“你今天看见我怎么一点都没有那种、那种喜出望外呢。”

“有啊,我真的特别高兴。”

“我还真没看出来。”

凌远包覆着赵启平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

“感受到了吗,它在为你跳动。”

赵启平只是笑,吻了吻凌远的下巴。

“油嘴滑舌,其实你早就知道了吧。”

“都是那个管不住嘴的告诉我的。”

“我就知道。”

 

 

第二天赵启平坚决不去医院,凌远问他为什么,赵医生缩在被子里说去了也没钱拿何必。

最后凌院长嫌弃地说大不了我发工资给你。

“你说的啊。”赵启平从被子里伸了条腿出来,整个人一激灵,“我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陪你去医院。”

“是是是,多谢赏脸。”

“嘿嘿。”赵启平有些骄傲地扬起脸。

凌远过去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赶紧下来,早餐我给你带下去。”

赵启平到了医院就被满世界的“哟哟哟哟~”包围了。

他咬着三明治悲愤地说我就不该来。

凌远拿起表看了几眼,“走吧,去清静点的地方。”

“哪儿?”

“去查房啊,几天没来时间表都忘了?”

 

 

冬天暗得快。

赵启平拿围巾把自己的脸挡得只剩一双眼睛,“我就说你肯定早知道了,这个点才是你回家的点。”

“这还记那么清呢。”凌远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嘀——”一声,手机变砖。

凌远:“……”

赵启平:“……”

赵启平忽然幸灾乐祸地说万一忽然停电你可就要摸黑下楼了。

身后忽然传来什么东西脆裂的声音。

赵启平下意识一缩,身后陷入了昏暗。

凌远:“……原来你还有这功能。”

赵启平拿起手机照了照:“灯泡爆了……“

赵启平忽然发现自己站在第一级台阶,凌远站在平台上。

“这儿没监控吧。“赵启平的脸被手机照着,白花花的瘆人。

“没啊,怎么了。“

然后凌远眼前丧失了光亮,唇上一片濡湿。

赵启平勾着他脖子,近乎强势的攻略城池。

凌远伸手搂住赵启平的腰,含糊不清地说了声“幼稚。“

 

 

“哎老凌。”

“嗯?”

“我妈让你今年和我一起回家吃饭。”

“好。”



-Fin.-

评论
热度 ( 30 )
  1. 玉靉莞南景三 转载了此文字
    收在本子里啦(๑´ω`๑)阿音你真好~😘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