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荣方】岁月蹉跎

对不起我被小方的美貌迷了眼…….

跟小方的内战时间轴。

全是私设。

——————————

方孟韦进来的时候雪已经大了,身上一片凛冽寒气。

放伞的时候他忽然觉得不对,数了数果然,多了一把。

有客人。

自家的沙发上有人背对着他,大概是听见了声音,微微侧脸看向他。

方孟韦点点头就上楼放东西,换衣服的时候想起下午徐铁英若有所指的话,再联系楼下那个人,“啧”了一声眉头皱得更紧。

“孟韦。”他听见有人的声音隔着门板闷闷传来,“到饭点了。”

“就来。”

拉开门看见那位客人半张脸被毛领掩着,见他出来就伸出手:“荣石。”

他深深看了眼荣石,也没做什么回应。荣石收回手也不见几分尴尬。

下楼的时候荣石坚持走在后面,方步亭看见他就笑着说荣先生坚持要上去喊你。他听见荣石低低笑了两声,走上前来揽住他说我这不是好久没见孟韦了吗。

方步亭他说怎么不喊荣先生呢。

方孟韦僵了一下,本来想说已经叫过了,但最后只是放软了声音,轻轻喊荣石。

“荣大哥。”

 

 

一餐饭下来方孟韦是食不知味,早吃完了又不敢放下碗就走,荣石又温温吞吞地和方步亭打太极,他也只好又盛了碗饭差不多一个米粒一个米粒往嘴里塞。

听了半天他也差不多听明白了,荣石就是去南京参加完会议之后到北平来和方步亭谈几个上头的决策。

他咬了咬筷子头,想不就个电话的事何必跑一趟。

“那之后的几个月,叨扰方行长了。”

嗯?!

“孟韦,我跟你们徐局长说过了,之后几个月你就暂时跟着荣先生。”方步亭拍了拍方孟韦的肩,“要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是。”他又想起徐铁英对他说的“之后几个月麻烦方副局长多担待。”

原来是等在这里。

他替荣石打开车门,荣石看看他有些单薄的衣服,捏捏他的手说:“注意保暖。”

“有劳费心。”

方孟韦抽出手,“砰——”的一声把车门关上。

 

 

第二天方孟韦就去了荣石那儿。

荣石住在经济部给特批的三层小洋楼里,喝着咖啡看着报纸,见着方孟韦来了还冲他抬了抬下巴。

方孟韦抬手就把报纸丢到一边,要不是荣石手快咖啡都要给方孟韦掀了。

“荣石!当初我问你来不来你说再等等,我上个月就跟你说不要来,结果你这人怎么就不听我!你、你怎么敢在这种时候来,你知不知道北平现在有多乱……”他说到这个时候来回踱步,“你知不知道一群豺狼虎豹都拖了个麻袋等你往圈里跳呢啊!你居然还自己来了,什么来北平帮着查验调配,这么个烫手山芋谁能要,也就你!也就你抢着来!”他气得手指都要点上荣石的鼻尖,要不是克制着差点就把枪拿出来。

荣石只是抬手握住了方孟韦的手。

“当初我不陪你回来,就是我的错。”

“这个时候再不来陪着你,你可怎么办啊。”

 

 

荣石离开方家之后其实没直接回去。

他闭着眼想起方孟韦今天对他几乎倔强的反应。

以及打开门见到他时来不及掩饰的微红眼角。

当初遇到方孟韦的时候他还只是个学生,眼角眉梢的弧度都精致得像初春的新蝶。

很多年后,他成长为了能够握抢保家卫国的战士,可他一如当年,喊了他一声荣大哥。

像是那日车站离别时的破碎。

像是那日夜半缠绵时的低吟。

像是那日互露心迹后的啜泣。

“傻倔。”他轻轻笑起来。

“荣先生您说什么?”前排的司机疑惑地回过头来。

“没什么。”他转头看向窗外,“回去吧。”

 

 

不管怎么说荣石都不可能撂下担子离开北平,方孟韦也就只好在荣石身边当个门神,总有那么几个人看到荣石就往上凑,话里话外都是利益。

荣石开始还客客气气地问一句喝咖啡吗,后来直接往那儿一坐转着自己的戒指,也不知道对面人的话听进了几分,方孟韦却是看出他的脸简直是结了一层霜。

后来那群人瞧着荣石只是说一些不咸不淡的场面话,实际上也没什么行动,就把主意打到了方孟韦身上。

结果方孟韦直接把枪放到桌子上走出了房间。

后来警卫恭恭敬敬地把枪给方孟韦送回来了,从此之后也没几个人再来找他们。

不过总还是有的,结果荣石反手也是一把枪摸了出来。

这次那人二话不说走了出去,还顺手关了门。

方孟韦晚上吃饭的时候问荣石枪哪儿来的,荣石漫不经心地挥挥手说早在了就是懒得拿出来。

 

 

方孟韦后来也就搬了过去,方步亭叮嘱了几句注意着说话,他哎哎哎应下。

程小云撑着伞送他到门口,忽然感叹一般说了一句孟韦都那么大了啊。

方孟韦微微低下头好方便程小云替他撑伞,拖着音喊了声程姨。

他放好行李之后程小云拽了拽他的袖子,让他过去说话。

程小云说如果他对你不好了你就回来。

方孟韦眨了眨眼睛说小妈话怎么能这么说呢。

程小云拍了拍他的手,笑意盈盈地说我可是过来人了。

得。方孟韦乖乖闭嘴,想着自家程姨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最后他还是没憋住,问程小云她怎么看出来的。

“想知道?”程小云笑了笑,“下次吧,下次带他回来吃餐饭。”

“哎。您快回去吧,外面天冷。””

 

 

方孟韦坐上车之后闭着眼假寐。

他和荣石也算是莫名其妙,他去那边上学,方步亭给他个地址说是让他住到那里去,他看了看,上面端端正正抄了地址,末尾处写了两个大字——荣石。

荣石面冷,他也不太喜欢说话,两人碰上了也就点点头。唯一一次较长的交流荣石还口吃得厉害,方孟韦听得心力交瘁。

不过他挺喜欢荣意的,有次他和荣意聊天荣意掩着嘴跟他说自家哥哥遇到喜欢的人会害羞地口吃。

他带着些迟疑向荣石求证,结果荣石又口吃着承认了。

然后就,在一起了。

仔细想来也不算不明不白。

早已情愫暗生,只待君折枝。

 

吃饭之前,方孟韦想起荣石第一天来接他的时候,天色暗他只隐约看见巷子里有个人,虚着眼也看不清是谁。

他经过那人的时候侧过身子,轻轻说了句“借过。”被人一把拉进怀里。

他闻见荣石身上特有的味道,几乎惊喜地抬头——一下撞上荣石的下巴。

他看着荣石捂着下巴的样子就笑弯了腰。

荣石疼得龇牙咧嘴,跟他说:“孟韦,你要多笑笑。”

又串来串去想起两人分离前一晚,他走到荣石惯例等他的小巷,看见荣石靠在墙上抽着烟。

烟头明明灭灭,他逆着光令人看不清眉目。

但他直觉荣石是不高兴的。

荣石忽然转头恰好望进他的眼睛。

方孟韦听见荣石的声音夹在风里,他说,过来。

他走到荣石面前,荣石丢掉烟头从口袋里摸出个盒子,冲他挑挑眉说敢打开吗。

方孟韦少年心气一下就被激起来了,说谁不敢啊。

一打开就被闪了一下。

荣石站直了身子认认真真地拿下方孟韦的手套,又给他把戒指戴好。

“我又不是女人,犯得着拿这个来套我吗。”

“你不是女人。”

荣石定定地看着他,“你是爱人。”

 

 

日子就那么过了几天,方孟韦总觉得少了什么,后来他终于想起来了。

他拿着荣石的咖啡窜进书房,看着荣石,一副恶霸样说你口吃个我给你咖啡。

荣石居然抬手弹了他脑门一下,笑问什么奇怪心思。

“就是有点怀念那个时候你结结巴巴跟我说话的样子。”方孟韦托着下巴坐在书桌上,“那时候我其实还蛮怕你的,你跟我爸似的绷着个脸,眉头皱着,总想给你抹抹平。而且平时你总那么严肃,口吃的时候怪可爱的”

荣石想了想还是合上了文件,问方孟韦想听实话吗。

方孟韦说废话。

于是荣石就冷着脸说,每次跟你说话我都要在脑子里转个十几遍。

方孟韦“扑哧”一声笑出来,俯下身在荣石的唇上点了一下。

这一亲两人都懵了。

以前该做的事都做过了,但荣石这次回来之后两人仅限于拉拉小手,还有一次是在方孟韦吃早饭的时候冒出来抱住了他。

方孟韦当时随手给往他嘴里强塞了点面包,荣石轻轻咬住了他的指尖,含糊不清地问他“戒指呢?”

“在呢在呢。”

吃完早饭之后方孟韦给荣石翻出当初那个戒指,荣石比划了比划,笑着说还能戴吗。

方孟韦把手伸到荣石面前,说再来一次啊。

荣石从善如流,给方孟韦往食指上套。

“错了。”方孟韦反握住荣石的手,把荣石手上的戒指拿下来戴到他的左手无名指上,“懂了吗。”

荣石哑着嗓子问:“孟韦,你确定吗。”

“确定。”他笑得一如当年。

荣石的手有些抖,方孟韦也是。

 

 

“小妈说,有空我们回去吃个饭。”

说这话的时候方孟韦坐在驾驶位上摸着左手无名指的地方。

手上是空了,但心是满的。

“孟韦。”荣石忽然叫了他一声。

“嗯?”他侧过脸。

然后荣石吻住了他。

他笑了笑,闭上了眼。

真好。



-Fin.-

评论 ( 5 )
热度 ( 78 )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