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凌李】他们

本来想在元旦发的结果没赶上。

 @易沐葭 警花姑娘的名字感谢我们小公举hhhh

没怎么看过《到爱的距离》,大概人设崩坏。

2016,请多指教。

——————————————

李熏然跨年那天被拉着去唱K,凌远跟他说那天有个应酬,大概九点多结束。李熏然笑着说照这么算这个跨年还是能跟你一起过。

凌远看着李熏然一手拿着手机钥匙一手努力把围巾绕过去的样子还是没憋住,伸手帮李熏然理好了衣服。李警官意思意思理了理凌院长的领带,别别扭扭地握住了凌远的手。

凌远笑着捏了捏李熏然的手:“什么意思,嗯?”

那个“嗯”温柔缱绻到了极点,李熏然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喊着“迟了迟了赶紧走啊院长大人”,留给了凌远一个红透了的耳尖。

真正的警花姑娘一看见凌远的车就幅度特大特夸张地挥了挥手,还比了个口型——李熏然发誓她说的是“李警花~”。他捂住自己的脸,想着陆锦华你这个小王八蛋我记住你了。

凌远皱着眉嘱咐他让他少喝点酒,李警官“哎哎哎”地应着窜了出去,被冷风刺得一激灵。李熏然走到一半还转回来装幼稚喊“凌叔叔再见”,陆锦华在旁边笑弯了腰。

凌远冲他比了个口型,也没管李熏然看没看懂。他抬腕看了看表——要迟到了。

 

 

警花陆锦华一副哥俩儿好的样子搭住了李熏然,李警官嫌弃地躲了一下,锦华姑娘“啧”了一声,嘟囔着“不就喊了你一声警花吗。”

李熏然忽然想起他第一次知道陆锦华这名字的时候,笑了半天,和凌远说也不知道是谁这名字敢那么占便宜,直接叫警花了。

后来也听他们说陆锦华确实是个大美女,叫声警花不吃亏。

李熏然当时忙着写年终材料,和陆锦华一直没碰上。

直到那年跨年联欢,陆锦华穿着黑色的风衣,五官精致,连李熏然都被惊艳了一下。姑娘抬起下巴有些倨傲地扫视了一圈,女王气场全开,李熏然都忍不住坐直了身子,结果这姑娘一看见他眼睛一亮开口就是“哟这不是我们李警花吗您好您好我是陆锦华请多多指教”。

李熏然懵逼了,也不知道这手是该伸还是不该伸。倒是陆锦华大大咧咧地走过来,握着他的手使劲晃了几下。

陆锦华这一喊,“李警花”可算被搬上了台面,偶尔大家伙儿也会调侃着喊几声。

李熏然后来和陆锦华成了挺好的朋友,开始也有人开过他们俩的玩笑,锦华姑娘潇洒地挥挥手说我爱他他不爱我啊,李熏然也特正经地回应说我有凌叔叔了啊。

局里人也都知道凌远和李熏然的关系,对此表示被猝不及防地秀了一脸。

 

 

警花姑娘一点都不在意形象地抖着腿,缩在沙发角落跟李熏然天南地北地胡扯,最后扯到李警花这个称号的由来。陆锦华一拍大腿,说这李警花的称呼早有了嘿,我那不是新来吗,局里不少姑娘给我科普你的美貌,我想着见了你可得毕恭毕敬地喊上一声。

李熏然心想,凑合着您就是被当枪使,一点都不知道这话的威力。

锦华姑娘随手又开了几瓶啤酒,和李熏然一人抱着两个瓶子喝了个爽,李警官最后还被陆锦华拖着上去对唱《因为爱情》。

局里人这么形容陆锦华:外貌好,办案快,脾气好,性子直,歌喉…….荡气回肠,永世难忘。

于是李熏然很努力地想把陆锦华的调子找回来,结果姑奶奶这调子拐到哪儿去了都不知道,挺好一首情歌被她生生唱成了山歌,唱完之后锦华姑娘感叹一声“爽!”

李熏然赶紧把麦丢给别人,往陆锦华手里塞了几个啤酒瓶,嘴里念叨着“姑奶奶我们喝酒喝酒”,听陆锦华没大没小地喊他“小李啊我心里苦”。

 

 

凌远皱着眉拉了拉领带。

他今天就是走个过场,负责点点头举个杯就行,主要还是看财务部那边怎么谈。

不过,他看了几眼客户带来的那几个女职员,低着头理了理袖子。

饭局开始的时候,对方带着些谄媚的笑意招呼着那些女职员给凌远等人倒酒。

凌远伸手掩住了杯子,带着些笑意:“对不起,今天不能喝酒。”

客户腆着肚子说:“话不是这么说,实在不行可以叫代驾不是?这出来吃饭不喝酒,凌院长您这可是看不起我,怎么说都要喝一杯。”

凌远旁边那几个花枝招展的女职员若有若无地凑过来,用着甜到掉牙的声音说“凌先生您就给我们个脸吧”,凌远觉得她们脸上厚厚的白粉都快成块掉下来了。最后凌远忍住把酒杯倒扣过来的冲动,假惺惺地笑了笑:“今个儿要去接的人还非要我自己去,别人我不放心。这样吧,就喝一杯,这可算极限了。”

客户搓着手,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院长您要去接嫂子啊。”心里却想着今天自个儿带的这些人可算是没什么用了。

“是啊。”凌远终于露出了今晚一来第一个真心的笑。

“要去接我的爱人。”

 

 

快九点的时候总算是谈妥了,客户上来就想搭他的肩,凌远退了几步,偏偏头说:“还不扶着你们主任。”姑娘们才犹犹豫豫地扶住了醉醺醺的客户。

“小许。”凌远打了个电话,“你来把栾主任送回去。嗯?我没喝酒。那就这样,等会儿我把地址给你。”

凌远刚挂电话李熏然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他接起电话,一抬头忽然发现面前的窗户里反射出他微微翘起的嘴角。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笑了起来。

那头李熏然只是一个劲地傻笑,隐约有陆锦华惨绝人寰的歌声传来。

“喝多了?”

“啊都是陆锦华那个小王八蛋!”电话那头吵吵嚷嚷的,陆锦华好像吼了一句“李熏然你才是大王八蛋呢。”

凌远揉了揉眉心,俩祖宗。

“你等着,我来接你。”

 

 

等凌远到那里的时候大部分人还在,看见凌远来了赶紧给他让开一条道。

几个小姑娘嘤嘤嘤说凌院长好帅啊。大概都喝多了,声音也没了个大小控制。凌远全当没听见,看着李熏然嗷嗷叫着扑了过来,人没近身凌远就闻到好大一股酒气。

“不是叫你少喝点酒吗。”凌远挑了挑眉毛,旁边又有小姑娘继续嘤嘤嘤说凌院长攻我一脸血。

李熏然遥遥指了个方向,“你问陆锦华去,要不是这姑奶奶我能喝那么多吗!不喝酒这姑奶奶就要唱歌,我这还不是为了拯救人类!”

凌远看过去,看见陆锦华从台阶上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叉着腰顶天地里地抬手抡了个大圈,“你们不懂艺术!从小到大没人嫌我唱歌难听过呢!就你这小崽子还妄想拯救世界!”

凌远觉得再这样下去今晚别睡了,拦腰拖了李熏然往车上走,李警官一个劲地把头往后别,大吼着“陆锦华你等我明天撕了你!”

陆锦华中气十足地声音传过来:“你小子明天能起来就不错了!”

凌远回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锦华姑娘明媚地冲他挥挥手:“凌院长祝你和李警花度过一个美好的二人世界!”

凌远听见后面的人拖长了音调。

“哦~~~”

 

 

李熏然半醉不醉的情况最可怕了。

这是凌远这几年和他同居以来得出的结论。

李熏然如果真醉了,吐一回之后,躺床上安安分分过一晚,第二天照样元气满满去上班。

如果他半醉不醉,凌远觉得自己过了一晚能折几年寿。

今晚李警官兴致好,凌远停好了车他还没回去的兴致,拖了凌远到处走。

街边有盏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李熏然拍拍它嘿嘿嘿傻笑着说你怎么破了呀。

凌远在后面看着觉得自己爱人真是可爱到可怕。

然后他看见李熏然眼睛亮晶晶的。

李熏然说。

凌远。

来接吻吧。

 

 

凌远觉得李熏然既然都说了自己再不行动那可真不算个男人。

于是他微微低头,直视着李熏然,轻轻咬了咬李熏然鼻尖,然后贴住了他的唇。

李熏然笑着环住了凌远,描摹了一下凌远的唇形,加深了这个吻。

两人分开的时候,李熏然摸摸自己的嘴唇,一脸占了便宜的样子,脸有些红,不知道是害羞还是酒喝多了。

凌远看着他那个样子忽然想起了那个地主家的傻儿子。

李熏然伸手,“凌院长,走吧。”

凌远一边想着,自己可算栽在李熏然身上了,一边与他。

十指相扣。

 

 

回去之后李熏然先洗了个澡,出来之后闹着凌远看跨年。

凌远说,小祖宗这个点儿了还看什么赶紧洗洗睡吧。

李熏然在床上滚了滚说,陪我陪我。

最后李熏然坐在凌远的怀里,他看跨年晚会,凌远看他。

倒数的时候李熏然特别着急地跟凌远说你闭眼,见凌远还是不解地睁着眼,他急得上手遮住了凌远的眼睛。

5。

4。

3。

2。

1。

 

 

“凌远。”

“新年快乐。”



-Fin.-

评论 ( 2 )
热度 ( 84 )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