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蔺靖】风雪夜归人

写给 @一只咸鱼没有腿 太太,也是提前祝贺新年快乐。

灵感来自那张“提灯引归人”,我好像爱上了看图写文bushi

希望重门太太在新的一年里能够保护好自己的腿让它不要再断了xxx

————————————————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

落灯花棋未收,叹新丰孤馆人留。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

蔺晨低着眼抄书,门口的小童偶尔走进来说句什么。就这样到了晚膳时分,不知何时下起了雪,地上隐约积起了一片霜白。

他看向旁边的人,笑了笑:”殿下,一起去用膳吧。“

萧景琰只是深深地弯了下去,嗓音沙哑:”求蔺先生指点一二。“

蔺晨看着这样的萧景琰,嘴角有些凝固。最后他只是牵住了那人的手腕。

”先吃饭。“

 

 

回房的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只有鞋底碾过积雪的声音。

蔺晨给萧景琰选的房藏着他的小心思。

他看着萧景琰拢着黑色的大氅,与白雪大地映衬分明。萧景琰推开门之前回过头来看了眼蔺晨,想说什么话却因为太久没开口哽在嗓子里。

“我知道了。“蔺晨苦笑了一下,”日日都是这一句,不烦吗。“

回答他的是萧景琰轻轻阖上门的声音。

琅琊少阁主也没作停留,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东面的窗户——对出去是萧景琰的那间房。

他看见萧景琰在灯光掩映下有些单薄的剪影打在床上,破碎的弧度却足以勾勒出那人的行动。

景琰在研磨,不知道是哪块墨。。

景琰在写信,不知道是写给谁。

景琰站起来了,不知道是不是渴了。

景琰把灯吹灭了,看不见景琰了。

景琰在……开窗?

蔺晨吓得差点摔出去,对上萧景琰乌黑的眼眸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发。

萧景琰定定地看着他,居然笑了一下。

然后重重地把窗户摔上。

 

 

蔺晨把窗关上,估计着自己映在窗上的影子大概盖住了萧景琰的房间。

“少阁主,您为何不告诉七皇子,梅先生您已经在为他细细地调养着了?”侍童拢着烛火恐怕在这寒夜里被吹灭。

 “又问蠢话。”蔺晨笑着拿扇子敲了敲侍童的头,“我自是不好意思骗他,只能什么都不说。长苏这病仅是在医书上有过记载,我也是第一次医治,若是治不好不过给他一场空欢喜。况且长苏这身子受了那么大的摧折,我能吊着他过了不惑估计也是气数,景琰已经等太久了,我怕他经不住这变故。”

“那倒也是,这位殿下的性子这几天大家伙儿也是摸了个透。”

“景琰这人啊……”蔺晨轻笑一声,“太直白。偏偏我就是吃他这一套。”

“您认真的?”

“这种话啊,你太小。等你大点儿,自然就知道什么话能随便说说,什么话一辈子只能说一次。”他也不管小童嘟哝“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直接把人推了出去。

 

 

第二日蔺晨早起练剑,后来坐在屋顶上喝酒,想着被老阁主看见了估计又要气得白胡子都要飞起来吼他“成何体统!“了。

他砸吧砸吧嘴,有些别扭地想我可不是想老头子了。

眯着眼看了看天,蔺晨收了剑,缩回了暖阁,又拿出了一本书开始抄。果然不久之后就听见自家小侍童挤眉弄眼地说七皇子来了。

蔺少阁主挥了挥手说“去去去”把人赶下去,又托着腮想这天越来越冷了,照萧景琰这个等法非得冻病不可。

这可不好。蔺晨想。但是又不能告诉景琰他想知道的长苏的下落。

江湖人形容惊才艳绝的蔺晨少阁主从未碰到过那么棘手的问题。

 

 

日子就那么过去,一个人等一个人躲,偶尔还有个人缩在楼上偷偷地看。

萧景琰知道蔺晨晚上会看他之后也没管他,就是偶尔临睡前会打开窗户冲蔺晨点点头,然后关窗熄灯。

蔺晨到底是心疼萧景琰,开始只是给萧景琰送点温养的药膳去,后来又强制给萧景琰围了一条雪貂皮做的围脖,换来萧景琰一句小声的“你也注意身体。”

听说蔺少阁主那天傻笑了很久。

再往后萧景琰也就跟蔺晨一起缩在暖阁里,除了蔺晨依旧不松口回答梅长苏的下落之外,两人也算融洽。

蔺晨吩咐人从书库里搬了几箱子的书,全是江湖话本,萧景琰盘着腿没个皇子的样子,看到漂亮的地方还会给蔺晨读出来。蔺晨看着萧景琰这个样子也是越看越喜欢。

这天蔺晨忽然问萧景琰什么时候回去。

萧景琰摩挲着书页,垂着眼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终于开口,“我想等到你回答我。但我没跟你说过,我父皇已经下令让人寻我回去了。”

 

 

蔺晨心想,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这里可是琅琊阁啊。

他又想,如果我永远都不告诉景琰,景琰是不是就不会走了。

但他最后只是笑着握住了萧景琰的手。

“我陪你回去,你带我看看金陵。”他的眉眼仿佛被山川描绘。“可好?”

 

 

萧景琰最后被蔺晨拖着到处逛,每到一个地方各大酒肆茶楼蔺晨都要去坐一坐,大冬天的摇着个扇子,偶尔有人嘀咕一句“穷酸文人”“附庸风雅”。

蔺晨耳力极好,几乎都能听个一字不落,听到这些话他就会回头冲那人笑得龇牙咧嘴的。

萧景琰挺好奇蔺晨怎么听清的,蔺少阁主挑了挑眉说想知道啊。

七皇子一看他这表情直觉没好事,微笑一下,说现在又不想知道了。

最后还是蔺少阁主自己乖乖地说天生的。

“所以景琰你不能跟我大声说话,不然我可是要聋的。”蔺晨绷着脸说。

“得了吧你。”萧景琰拿茶杯掩住了自己嘴角的弧度。

不过他从此之后真的再没有对蔺晨大声说过话。

 

 

最后总算是到了金陵,城门口早就有礼官迎着了。

蔺晨骑着马散散地跟着萧景琰,到了宫门有侍臣难为地拦住了他。

萧景琰回头看了眼他,他冲萧景琰摆摆手。

他下马站在侍臣旁边,笑得有些狰狞:“那我站在这里总没关系吧。”

很多年之后萧景琰还会想起那天。

蔺晨把扇子插在腰间,顺着马的鬃毛,偶尔还因为说了什么自己把自己逗得弯下腰去,笑得眉眼弯弯。

立春前几天刚过,有几粒嫩绿的草芽从砖缝里钻出,蔺晨转过头来看他像是早知道他在那里一样,对他比了个嘴型——“人比花娇。”

萧景琰看了看,蔺晨手里拿着不知是哪儿来的的花,笑得神采飞扬。

“哪儿来的。”

“我变的,景琰不夸我厉害吗!”

“幼稚。”他这么说着,却不禁笑了起来。

 

 

“陛下,天凉了,多加件衣服吧。”身后的侍女轻声叮嘱他。

“恩。”萧景琰应了一声,却是动都没动。

高湛进来看见萧景琰又是这个样子叹了口气。

示意有些无措的侍女退下,高湛抬手剪了剪过长的烛心。

“陛下,今天就先歇下吧,大冷天的天暗得快,寒气也易侵体,您保重龙体要紧啊。”高湛仔细想了想,忽然一拍手“说起来,这也是快要过年了,宫里可得布置得喜气些。”

萧景琰愣了一下。

“又是一年了。”

他还是没赴约。

 

 

萧景琰上次见到蔺晨其实也只是匆匆的一瞥。

那天他去送梅长苏出征,忽然想起一句诗。

不见轻裘快马归,遥怜暮雨湿公衣。

有次他看见蔺晨抄下这句诗之后看着那张纸发呆,他凑过去看了一眼也没看出什么深意,蔺晨只是把纸叠起来放到一边,对他说:“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如今他终于明白。他却不曾怪过蔺晨的隐瞒,至少蔺晨未曾编出一套天花乱坠的谎言取信于他。

他朝梅长苏的方向遥遥一拜,却看见了蔺晨,勒着马捏着缰绳,微微抬起下颔看向梅长苏,带着他从未见过的兵戈之气与凛冽杀意,微蹙着眉,整个人就像一把将出鞘的利剑。

但这也不是追问的时刻,大军开拔,只剩下军报不断传来。

大概军报是他们几个将领轮着写,偶尔会是那个他熟悉的字迹。

蔺晨的字迹,飘而不散,一笔一划之间尽是风骨。

萧景琰想,可不就像他这个人吗。

上次他硬要帮蔺晨抄书,结果两个人的字体完全是两个风格,怎么看怎么不搭,简直不伦不类。他皱着眉拿了张新纸学着蔺晨的笔迹,结果越学越糟,蔺晨在一旁看得笑弯了眉眼,凑过来拢住他,捏着他握笔的手写下了他们两人的名字。

蔺晨。

萧景琰。

 

 

梅长苏走后,宫羽来找过他,求他让她去灵堂磕个头。

他站得远远的,看见那个聪颖狡黠的女子深深地伏了下去,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掉了出来。

后来萧景琰去找了夏冬。

夏冬和聂锋住在城外,夏冬跟他聊着聂锋的病,问起他知不知道蔺晨这人。

萧景琰一怔,却只是笑着说。

认识啊。

夏冬还说了什么他也没听。

他在心里想,可是他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除夕那天中午萧景琰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他梦到那年蔺晨在桃花掩映下温柔的眉眼。

他说,景琰,每年除夕记得为我点盏灯,我若看见了,自会来找你。

他撇撇嘴说,谁要你来找我。

可他每年都乖乖地点了灯,站在城楼上,等到天地之间好像只有他一人。

他从自己的府邸搬到偌大的宫殿。

却都没等到该来的人。

忽然感觉有人推了推自己,萧景琰睁开眼看见新来的那个小侍女轻轻地说:“陛下,晚宴时间到了,您该更衣了。”

他叹了口气,抬起了手。

 

 

晚宴他早早地退了下来。

高湛看见他这样想说什么,他却只是孩子气的把手指竖起来放在嘴前,拿着灯笼跑了出去。

城楼上是最好的观景地点,萧景琰举着灯笼看天上一朵朵烟花炸开。

倒映在他眼里流光溢彩。

大概又是一年了。他看着渐次黯淡下来的窗口想。

地上是爆竹留下的红纸屑,他踢踢踏踏地踩了过去,忽然觉得有些冷。

他把灯笼放下决定回宫,把衣领拉高些想着明天把蔺晨送他的那条雪貂围脖翻出来。

 

 

“景琰。”

他霍然回首。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204 )
  1. 娘娘风浪太大了南景三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今年过节不收礼呀
    大感谢!这份礼物真的太美好惹(哭泣 无以为报只好送你一条腿当年贺【并不要(x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