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楼诚】知乎体:暗恋成功是什么感觉

忽然发现自己的碎碎念没发上来。
 
嗯这篇写得很急,因为等会儿要去上课。
 
明诚在这段他自以为会无疾而终的暗恋里,他确实会患得患失。
 
看文愉快。

————————————

明诚,花明柳暗绕天愁
 
 
 
不邀自来。
 
我和大哥的关系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从我对他形容中也能够了解到他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人。
 
所以我很珍惜能够和他在一起的每时每刻。
 
 
我不是一个足够坦诚的人,可能跟我小时候的经历有关。
 
以前大哥问我想要什么,我从来都不敢说。我到现在对于自己在明家的定义依旧趋向于仆人的位置。
 
大哥对这点一直很不满意,他再三强调没有人把我当作仆人。和他在一起之后,他有时还会调侃着喊我大少奶奶。
 
简直耍流氓。
 
 
最开始和大哥一起生活的时候,我诚惶诚恐。
 
我记得有一次我和明台一起闹大哥,那天大哥本就心烦,我们这么一闹更是直接沉下脸来,把我和明台一下唬住了,明台后来说我当时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每次他这么说我都会把他打回去。
 
后来大哥把明台赶回大姐那里,揉了揉我,叹了口气。
 
他说,阿诚,记住,从此之后我就是你的家人。你的“明”,是我明楼的“明”。
 
然后我很没骨气地哭了。
 
怎么说吧,就是感觉自己也是一个有了家的人。
 
在这之前,明公馆是一所寄居的房子,不是家。
 
现在和大哥一起回家看见明公馆里微黄的灯光就是一种到家的感觉。
 
我以前不敢回到我所谓的家。
 
我感觉像是从一个战场到了另一个战场,而无论哪一个战场,都能够把我折磨得血肉模糊体无完肤。
 
但现在我拥有的这个家,是家。
 
 
好了说了太多的题外话。
 
去巴黎的时候,偌大一个城市,我们却只能彼此依靠。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惊觉我对大哥的心意。
 
之前我一直把这种感觉归类为对长兄的依赖。大姐一度开玩笑说,我和大哥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别人简直插不进话。
 
大哥只是笑笑,不置一词。
 
巴黎的时候大哥又和我谈起这件事,我在洗碗,他靠在一边看着我,偶尔帮我把掉下来的衣服袖子拉一拉。
 
他笑着说,大姐说的这种感觉,说的可是情侣之间才有的默契。
 
我惊得把碗摔下,虽然堪堪接住,却也磕掉了一个角,手上不小心擦破了皮。
大哥皱着眉把我的手从水里拿出来,细细地擦干,一边数落我怎么那么不小心,一边又卷起了自己的袖子。
 
他的背影宽厚,在昏黄的灯光照映下,有着我难以抵挡的温柔。
 
 
他陆续交了几个女友,我从我们住的那所公寓的阳台往外看,偶尔会看见他把围巾给那些美 
好的女孩子细细围上。
 
他太好了,是没有人能够抵挡的好。
 
他真的会发光。
 
我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心思,但又暗自欣喜于他的每次触碰。
 
我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我希望自己成长为能够与他相配的模样。
 
不奢求并肩而行,只要能够勉强追逐,就够了。
 
 
后来因为一件事情我不得不与大哥分开,离别前我们回家整理东西。
 
雪下了一天也不见停,地上积了雪,走起路来响个不停。
 
我们没撑伞,我转头看大哥的时候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路灯照下来他头上落着一粒粒雪花,从我这个角度看好像头发白了一样。想到这里我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果然也是一手湿凉。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想到这里我忽然笑了出来。
 
大哥问我怎么了,我没回答。我只是歪了歪头,说想让他给我系一次围巾。
 
他也笑了,揉了揉我说怎么越来越像个小孩子了。
 
我只是近乎偏执地拉着他的围巾,心里想着,最后一次了,这一次之后就放弃了啊。
 
他定定地看着我,我也毫不闪避。
 
 
打个岔,写到这里的时候大哥过来看了一眼。
 
他知道我玩这个,只是一如既往地嫌弃我的文笔,难得他夸我有了些真情实感。
 
我挑了挑眉问他要是那天我没有要求他给我系围巾他这别扭性子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袒露心迹。
 
他当时已经走出书房,又折回来点了点我。
 
 
好了继续说,最后他还是给我系了围巾。
 
我把脸埋在他的围巾里,觉得既欢喜又悲哀。
 
他忽然压着嗓子用我最受不了的气音问我,这就完了?
 
我有些不解地看看他,然后他忽然凑过来亲了我一下。
 
我当时也是给吓傻了,还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大哥看见我这个样子似乎很愉快的样子,带着些笑意说,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不用大哥说我也知道我的脸应该烧着了。
 
于是我把自己的脸往围巾里埋得更深,结结巴巴地问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撇了撇嘴难得带了些少年时的傲气,他说他早就知道了,连带着给姑娘系围巾都是给我演的一场戏。
 
仔细想想也是,哪有那么凑巧和他在一起的姑娘都住在我们家附近,还总是让我看见他给姑娘系围巾——连位置都不带变的。
 
我估计也是欢喜疯了,骂了他一句混蛋。
 
不过我就是决定和这么个混蛋过一辈子。
 
 
后来我结束课程回国,他来接我,回到家之后拉着我的手就给大姐跪下,说明我们两个的关系。
 
被大姐叫进小祠堂不由分说打了一顿,本来也想打我的,大哥就挪了挪位置把自己放到大姐的鞭子底下。
 
说开了之后大姐也就不管我们了,明台和曼丽最近就要结婚了,大姐看着我们就说还是明台好,能让我有个小侄女或者小侄子看着。
 
大哥一边说着是是是,一边给我正领结——真的他越来越不要脸了,已经敢在大姐面前对我做一些亲昵的小动作了。
 
大姐其实也是高兴的,我看得出来,大哥也明白,但我们都心照不宣,希望大姐能自己接受。
 
 
说了那么多,我希望题主看了我的故事之后,能够勇敢地去表明自己的心迹。
 
喜欢就去追逐,大不了连朋友都做不成。轰轰烈烈终将沦为细水长流,只要能找到值得彼此珍惜的人,就是最好。
 
好了今天有点事比较忙,也没什么时间写太多。
 
而且大哥让我去做饭了。
 
所以就说这么些废话,希望能够帮助题主。
 
最后,真心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编辑于20xx年x月x日     保留作者权利

 

——————————————————————————

 

-Fin.-

评论 ( 7 )
热度 ( 117 )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