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景三

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

【昊健】现代喜剧

都是我编的。勿上升真人。

————————————————

  

“我一直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是平行的好还是相交好。”

“平行的话我一辈子,长长一辈子都会跟他隔着一段距离,触手不可及。可如果相交的话,只那么一瞬,之后又开始了漫长的相背而行,渐行渐远,永不停息。”

  

A

他的妻自箱底翻出一张包得方正的碟,笑着拿来问他,可以看吗。

他接过,一时也想不起是什么。从书桌前起身,对着说明书捣腾自买来便没用过的DVD。

开头一出来妻就反应过来了。呀,蓝宇。

他年久失修的记忆倏忽鲜活起来。妻按下play键,男声戛然而止。

怎么了?他问妻。

妻抱着靠枕窝在沙发里,赶他去拿包纸巾,说这片对我是大杀器,每次看都能哭成傻逼。

他拿来纸巾放在妻的手边,温声说,我就不看了,明早的飞机。

妻摆手,说去睡吧去睡吧,我等会儿再帮你检查一遍行李。

  

半夜他又醒了一次,摸摸另一半空着的床铺,下床,赤着脚走出卧室。妻还是维持着窝在沙发里的姿势,她偏头睡去,脸上泪痕未干,桌上堆满了用过的纸巾。

他叹气,到底还是个小女生。

他俯下身试图把妻抱进房间。沙发上像猫一样的女子忽然睁眼,还带着点秋水蒙蒙的意味,看清是他后委屈巴巴地问,昊然,你说为什么那么喜欢的人还不能在一起啊。

他揉了揉妻的发,说毕竟人生不能总是那么美满啊。

  

妻估计是开了自动播放,电视上已经播了不知道几遍。他把桌上有些潮湿的纸巾清理到垃圾桶里,在黑暗的客厅里没了观众的电视兀自发亮。

他关闭开关的手忽然凝滞,音响里有个男声传出来,唱着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他几乎要骗过自己。好像从未想起他。

  

  

B

他没想到搬家之后的第一位访客会是他,调笑道,那么迫不及待来我这儿吸两口新鲜的甲醛啊。

说着把手里装了水的玻璃杯递过去。

另一只手接住杯子的时候,无名指上的戒指和杯壁撞上。

叮。

他垂下眼。

  

  

A

他被隔壁剧组抓去客串,顺词的时候被人从后头拍了一下。

他毫无防备被这么一吓,整个人都跳了起来,身后的女生扑哧笑出声。

女生笑他,怎么那么胆小。

他拱手,说女侠,您练的哪路轻功,走路都没声的。

  

他那条拍完之后女生安心拉着他扯闲天。他把自己的家庭藏的很好,女生哼哼唧唧压低声音,说你结婚怎么那么偷偷摸摸的,我到现在都没见过嫂子。

他解释,因为你嫂子不喜欢大张旗鼓呀。

女生愤愤,我就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你的那条微博就轮了我首页。

他摊手,说哎呀这就叫做人红是非多。

  

  

B

“各位女友粉恐怕今天之后就要变成前女友粉了。”

附上一张图片,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阳光下亮得晃眼。

  

  

A

哎。女生被经纪人拽走前回头问他,我送你那个本子你写完没。

他一愣。

女生装模作样地捂着心口,说不是吧,那本子带着我处女作的仙气你还能忘了。

  

  

B

女生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有些拘谨,他虽年轻可出道早,资历摆在那里,女生客客气气说您好,还请多指教。

等快杀青的时候两人不知道怎么的已经发展成为能一起出去撸串的好哥们儿了,还闹过一段时间绯闻。

女生第一次见这种阵仗,蹲在导演旁边,说哇塞导演,我是不是火了。

他站在旁边,看着那个人眯着眼回复,别想了,我当年也是个影帝,转眼就过气。

女生当初那点拘谨估计全被自己半夜当宵夜吃了,勾住导演的肩膀,说哎呀大家都是新人嘛,总要彼此鼓励彼此照顾。

新人导演冷静地把女生的手拿开。

他在一边笑出了声。

  

女生杀青之后乐得跟什么似的,兜着个袋子感谢全剧组,嘴甜得很,逢人就喊谢谢xx老师。再往人手里塞点小礼物。

他还没听过女生喊自己老师,也乐颠颠地撞女生跟前,结果女生丢开他,说我刚没找着你,干脆把你和董导东西打包,全扔给董导了。

他说哎哟我就是想听你喊我声昊然老师什么的。

女生回给他一个眼神,做梦。

行吧行吧。

  

他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那个人,他隔得远远的,伸展双臂像是要把人纳入怀中。

但他最终只是抄着手站到了那个人身旁,探头探脑,问送过来了什么东西。

  

送给他的是一个本子。每日一问,坚持五年,女生后来跟他发微信,说你一定要写完哦。

他说尽量吧,五年呢。

女生絮絮叨叨,说这本子我挑了好久,我总觉着你会成为better one,干脆送你个本子,书封上也说啦,带你见证你的成长你的改变。

  

  

A

他坐进车里,助理把他送去酒店。

他叼着奶茶的吸管,忽然问助理,最近有没有什么情况啊。

助理差点给他当场来个灵车漂移。

他失笑。助理干巴巴开口,说昊然你这样特别碎嘴老妈子你知道吗。

  

他头抵着车窗。

他知道自己最深的执念是谁。

却也知道,这一辈子都难以同归。

他把这一生最炽热的情感都挥霍完了,剩下的只有过日子的细水长流。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那般的巨浪滔天。

  

他想起与如今的妻确定关系的那顿饭。他知道自己是对眼前的女子动了几分真心,放下刀叉,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被女子打断。

我知道,你心里头可能有你的白月光,有你的朱砂痣。她弯眼,可能我不是你最喜欢的那一个,但我想,我的一生值得托付给你。

  

  

B

“有什么想对新郎说的吗。”

“师哥。祝你幸福。”

  

  

A

他半梦半醒间被微信的提示声惊醒,女生带着点八卦的意味问他,在那个本子上,你情人节那天写了什么呀。

他本想扯开话题,说姑奶奶这都几点了。

结果抬头一看时间不过九点半,想来是他这两天没休息好,洗完澡身上发懒一不小心就迷糊了。

他想了想,回了两个字过去。

保密。

  

  

B

2.14  说说你最近拥抱的人。

谢谢你。

谢谢你。

谢谢你。

谢谢你。

谢谢你。

  

  

A

经纪人给他接了个访谈,又不免聊起了他的家庭。

他试图把这个问题拖过去。主持不依不饶,最后他叹气,说我现在很幸福,我不想让太多外界的事务打扰到她。

观众们起哄。

主持忽然提起多年前他的一次双人访谈,问那你现在还是没有设紧急联系人吗。

  

  

B

“大家都知道这次野外的录制可以说是非常惊险了。那么二位,我想问一下,如果在现实中真的遇到在野外命悬一线的时候,最后一个电话会打给谁。”

题板亮出来主持一惊。一个写110一个写119。

“还以为能挖出什么八卦呢——二位可以解释一下吗。”

“其实这个问题我和昊然私下有聊过。我们都是觉得,真到了命悬一线的时候也别给家人朋友打电话了。我们俩连紧急联系人都没设。”

“对。其实就是觉着,我不希望我爱的人听着我逐渐微弱的呼吸却无能为力,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当然也包括爱人。”

  

  

A

后来他接了一个剧本,是个悲剧,好像轰轰烈烈的爱情永远没有好结果。最后女主人公只身北上,把爱情和心一起丢在了南国,离开的时候满城杨花飘飞。

翻到结尾的时候他问编剧,为什么一定要杨花。

编剧问他,你知道杨花又叫什么吗。

他虚心求教。

无事忙。

  

  

B

有粉丝笑他。

说昊然昊然,背台了你。

  

  

A

你已成家立业。

我亦娶妻生子。

  

  

B

“平时除了全名,还会怎么称呼彼此?”

“一般就是叫昊然吧,虽然他是我师弟,可叫他师弟基本也不太会理我。”

“小董。有时候会喊几声师哥就当哄他开心。”

“中戏怎么教你的,要尊重师哥知不知道。”

“哎哎哎,师哥师哥。”

   

  

Fin.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南景三 | Powered by LOFTER